Recent Comment

Archives

Eli, Eli, Lema Sabachtani? (神呀神, 祢為何離棄我?) [2005]

Eli, Eli, Lema Sabachtani? (神呀神, 祢為何離棄我?) [2005]

導演
青山真治
演員
淺野忠信, 中原昌也, 宮崎葵, 筒井康隆, 戶田昌宏
連結
imdb link 

 

 

簡介
2015年, 世界流行一種名為 Lemming 的病毒, 被感染的人都會在絕望中了結生命~ 單是日本全國已有數百萬人因此自殺身亡, 但科學家仍未能確定病毒傳播的途徑~ 富翁 Miyagi 的孫女 Hana 不幸亦染上此病, 正急於尋找解救方法~ 在偵探 Natsuishi 明查暗訪下, 發現樂隊 Stepin Fetchit 成員 Mizui 和 Asuhara 所演奏的極端噪音音樂, 能有效抑制 Lemming 病毒, 不過二人現正在幽靜的鄉郊隱居, 每日在野外錄製聲音樣本製作音樂~ 為求令孫女康復, Miyagi 帶著孫女拜訪 Mizui, 希望他能演奏一首醫治惡疾的樂曲~

 

連結
末世寓言, 靜態暴力, 荒涼佈景, 大量遠鏡, 長鏡頭和 pan shot, 還有突如其來的黑色幽默… 日本導演青山真治這部取了個怪名的電影, 簡直像是黑澤清的出品 (事實上他也曾任黑澤清的助導)~ 只是青山真治拍得更緩慢, 更隱晦, 更抽象, 也用上更多另類的配樂~

看過 “Eureka” (浩劫餘生) [2000] 的觀眾, 應該領教過青山真治電影所散發的孤寂和空虛, 這部新作同樣處處滲出類似的蒼白感~ 片中角色沒有多少對話 (即使有也是含混不明), 男男女女總是木無表情, 鏡頭下的日本是一個人與人溝通嚴重失效的病態社會, 就算看見死人也不會感意外, 更不會多加理會~ 大唱淫歌的醉酒科學家, 隨便在酒吧兜搭男生的女子, 跟 Mizui (淺野忠信 飾) 相對無言的女友 Eriko, 他們都代表著這個 (不足十年後的) 未來世界的疏離和冷漠~

“Eli, Eli, Lema Sabachtani?” 是耶穌在十字架上的阿蘭文遺言, 意思是 “神呀神, 祢為何離棄我?”~ 不過這部電影並沒有談宗教, 更沒有談耶穌, 這時代的人都沒甚麼信仰和信念可言, 甚至連基本的生存意志也欠奉~ 電影中人多次指出現代生活的無意義: Hana (宮崎葵 飾) 說: “everybody dies anyway! what’s the point of getting better!”; 旅店的女主人說: “if someone wants to die, let them”; Miyagi (筒井康隆 飾) 也曾向孫女表示, 人類遲早註定滅亡~ 旅館內掛上大堆不同時間的時鐘, 暗示連 “時間” 這樣基本的東西現在也是一般的混亂和不確定~ Mizui 的提問正好反映出這種灰暗的社會風氣: “how do you distinguish viral suicide from real suicide?” 在一個因病自殺和真正自殺也分不開的社會, 人們都已失去生存的欲望~ 

要是觀眾期待一個有如 “Outbreak” (極度驚慌) [1995] 般劇情豐富的疫病故事, “Eli, Eli, Lema Sabachtani?” 恐怕會令人失望~ 這是一部風格為先的電影, 青山真治用了上述多種強調疏離和隔閡的拍攝手法, 配以佈置簡約的闊銀幕, 令電影散發出強烈的空虛感~ 電影故事情節總是刻意地隱晦, 感覺斷裂不全: 片中人曾暗示這 Lemming 病毒可能是政府為掩飾政策失誤所製造的煙幕, 也曾暗示這是病毒是某種生化武器, 但往後便再沒有深究~ 甚至連電影的關鍵情節 “噪音音樂可治病” 最終也是一個問號: 畢竟 Eriko 和 Asuhara (中原昌也 飾) 都聽過噪音音樂, 但他們都先後自殺身亡~

說到音樂, Mizui 和 Asuhara 所演奏的並不是甚麼悅耳妙韻, 卻是信手拈來的田野錄音和即興隨心的噪音搖滾 jamming, 相信大部分人甚至不會將之視為音樂, 只是一些刺耳的噪音~ 電影把這種 “無意義” 的音樂與 “無意義” 的現代生活並列, 若說噪音音樂能治好世紀絕症, 不如說它逼使聽者作出關鍵的抉擇: 要不早早結束生命, 要不嘗試從絕望中尋找自己的生存理由, 就像在混亂的噪音聲中閉起雙眼慢慢摸索~

無疑, “Eli, Eli, Lema Sabachtani?” 是一部讓人看得頗吃力的電影, 不只因為片中極端刺耳的噪音音樂, 也因為青山真治往往刻意把每個片段拖長, 讓電影保持一種很冰冷, 很緩慢的節奏~ 刻薄點說, 電影間中就像一系列前衛音樂 MV, 例如長篇大論地拍攝兩位音樂人用鐵管, 琴弓和貝殼等物品炮製音樂, 便像是教育短片示範~

1913年, 意大利畫家兼音樂家 Luigi Russolo 發表了一篇名為 “the Art of Noise” 的宣言, 指出把噪音加進音樂的可能性~ 差不多一百年後的今天, Merzbow, Masonna 等噪音樂家作品源源不斷; 以自製樂器和田野錄音創作音樂的人不在少數~ 若果修飾圓潤的流行音樂是掩飾現代社會醜陋的糖衣, 那麼開宗明義地惹人反感的噪音音樂可會是反映現實的照妖鏡? 而取材自生活聲音的樂曲, 又能否讓聽者貼近大自然一點?

[ 6.5 ]

 

3 comments to Eli, Eli, Lema Sabachtani? (神呀神, 祢為何離棄我?) [2005]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