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Comment

Archives

Funny Games (你玩得起.你玩唔起) [1997]

Funny Games (你玩得起.你玩唔起) [1997]

導演
Michael Haneke
演員
Susanne Lothar, Ulrich Mühe, Arno Frisch, Frank Giering
連結
imdb link

 

 

簡介
富有的 Georg 先生有妻有兒, 一家三口住洋樓養番狗樂也融融~ 舉家歡歡喜喜到郊外渡假屋暫住, 誰知竟鑄成大錯~ 年輕少男 Paul 和 Peter 聲稱是 Georg 的好鄰居, 以借雞蛋為名入屋搞搞震, 賴死不走之餘更把 Georg 一家人禁錮凌虐, 變態恐怖遊戲層出不窮, 誓要把三隻無辜小羔羊慢慢折磨至死~ 這對年少有為的大好青年為何病態至此? 暴力背後有甚麼潛藏的動機? 但見 Paul 突然轉過頭來, 似乎有話要直接向觀眾說噢~

 

評語
“暴力” 對奧地利導演 Michael Haneke 而言並不陌生, 他幾部德語作品 “Benny’s Video” (熒光血影) [1992], “71 Fragments of a Chronology of Chance” (機緣七十一面體) [1994] 及本片, 都旨在揭示電子媒體, 暴力與觀眾之間的複雜關係~

“Funny Games” 是一部非常, 非常令人不安的電影, 亦註定是一部引人激烈討論其存在價值的話題之作~ 它的故事出奇地簡單: 一家三口富戶人家被兩位外表平凡的青年折磨至死, 不多不少, 僅此而已~ 然而, Haneke 卻以極不尋常的手法處理, 令本片與一般暴力電影大不相同~

雖然片中塞滿大堆折磨凌虐的情節, 但導演一直拒絕把暴力及色情場面展示在觀眾眼前, 無論是開槍舞刀, 追逐捕虜, 強迫裸體, 幾乎全都發生在鏡頭之外 (唯有一幕例外, 詳見下文)~ 這些場面大都只以聲音或淡化的畫面交代, 跟一般大灑血花渲染的暴力片取向完全相反~ 導演避開大部分視覺上的刺激, 刻意令那些嗜血嗜色, 享受暴力和裸體的觀眾得不到滿足~ 雖然電影情節駭人, 但觀眾卻始終不能親眼目睹 “在電影中實現現實世界之不可能” 的快感, 大大減低了本片的 “娛樂性”~

剔除了視覺上的暴力, 就只剩下心理上的折磨, 這正是導演全力描寫的對象~ 觀眾不能從電影得到發洩性的快感, 只看見一幕幕暴力過後的餘波~ 導演在片中運用了不少靜態的長鏡頭, 其中 Georg (Ulrich Mühe 飾) 與妻子 Anna (Susanne Lothar 飾) 在客廳掙扎鬆綁一幕更差不多長達10分鐘~ 這些長鏡頭沒有緊湊的追逐, 只原汁原味地交代受害者極度驚恐和繃緊的情緒, 迫使觀眾代入他們所面對的絕境, 真真正正感受暴力行為之可怕~

Michael Haneke 另一妙著, 是他從來沒有掩飾過 “Funny Games” 是一部虛構的電影, 但又不斷強調電影的真實性, 令虛構與真實之間的分間越見模糊, 變態男生 Paul (Arno Frisch 飾) 片末在遊艇上的獨白, 將這一點說得非常清楚~ Paul 在戲中曾經多次轉過頭來直接面對觀眾: 第一次發生在 Anna 被迫進行尋找狗遊戲時, Paul 回首眨一眨眼博取觀眾的認同~ 第二次, Paul 反問觀眾是否站在 Georg 及其家人的一方, 敢不敢打賭三人明天早上便會沒命; 第三次, Paul 詢問觀眾是否已受夠了片中的暴力, 是否正期待一個合理的劇情給電影打圓場~ 最後一次, 就是電影結尾災難將至的定格~ 導演藉此打破了虛構 (電影) 與現實 (觀眾) 之間的隔閡, 邀請觀眾 “參與” 電影, 在座的你我他再不是事不關己的旁觀者, 必須反思自己與這些暴力行為的關係和感受~

面對一個個變態遊戲, 觀眾或會希望有某些原因使暴力行為 “合理化”, 如 Paul 和 Peter (Frank Giering 飾) 來自破碎家庭, 兩人為求發財, 有甚麼童年陰影, 諸如此類~ 導演深明此道, 但他不但沒有滿足觀眾的期望, 更刻意嘲諷這種 “解釋暴力” 的惡習: 如 Paul 被問及他們為何行兇時, 他便胡扯 Peter 來自亂倫家庭, 兩人憤世嫉俗等不足入信的謊話; 又如上述 Paul 直接面向鏡頭質問觀眾, 是否正期待一個合理的劇情解釋二人的惡行~ Haneke 決意不讓觀眾輕易解釋 (繼而順理成章地接受) “Funny Games” 中的暴力行為, 所以片中一幕幕凌虐殺戮都是非理性的, 都是不必要的~

“Funny Games” 也反映出導演對傳媒暴力的批判~ 片中, Paul 與Peter 多次以 Tom & Gerry 和 Bevis & Butthead 相稱~ 眾所周知, 這兩部美國卡通都以暴力掛帥 (不見血的前者其實更加危險, 因為觀眾看不見暴力行為的後果), 故 “Funny Games” 又可以視為這些看似無傷大雅的卡通的真人版本, 藉以對這些免費出現在家居環境的暴力資訊提出控訴~ 電影開頭和結尾可見 Paul 和 Peter 四處 “探訪” 不同的家庭, 暗示了他們的惡行與一集接一集, 天天不斷的卡通片之間的相似性~

Michael Haneke 在 “Funny Games” 中暗示, 導演打從電影第一分鐘起便已全盤操縱觀眾所能接受的資訊, 坐在熒幕前的男男女女就如 Georg 一家人般毫無還擊招架之力~ 最明顯的一筆, 可見於 Anna 奪槍射殺 Peter 一幕~ 這一段中, 導演唯一一次直接拍下殺人見血的場面, 一直飽受折騰的觀眾看見惡魔 Peter 被殺理應大快人心, 但事後 Paul 竟找來一個遙控器, 把電影 “回帶” 至 Anna 鳴槍之前再播一次, 然後及時阻止 Anna 奪槍~ 由此可見, Georg 一家人沒有一絲生存機會, 一切都被玩弄在導演股掌之間, 正如觀眾也是被強行灌輸影像資訊的被動者~

且慢~! 觀眾真是完全被動和被迫的嗎? 至少, 觀眾可以選擇中途離場 (或退碟) 抗議啊~! 或許, 這一點正是 Michael Haneke 拍攝本片的原因: 以大量無理的暴力製造強烈的厭惡感, 迫使觀眾採取主動, 拒絕接收無謂的暴力資訊~ 不單要摒棄這部 “Funny Games”, 更要戒絕成千上萬的暴力電影和卡通~

“Funny Games” 用以暴易暴的形式, 讓觀眾代入感受戲中人的處境並看清暴力行為本質上的可怕, 實在是一次非常危險的驅魔實驗~ 原因很簡單: 假如觀眾被 “訓練” 至可以安然接受本片般毫無道理的暴力, 屆時要怎樣的刺激才能再觸動觀者的神經?

就拍攝方法和場景構思而言, “Funny Games” 無可否認是一部很有心思, 很巧妙的傑作, 但作為一位正常而 “健康” 的觀眾, 適當的反應可會是對它說一聲 “不”?

[ 8.5 ]

 

  • Cheng Pang

    A nice interpretation!

  • http://www.safariunderground.net/ gar~*

    re: Cheng Pang
    thanks!

  • 心苗

    剛剛看了, 好有趣… 片中主題曲是什麼 (好 rock 果隻)??
    跟住要睇埋美版先…

  • http://www.safariunderground.net/ gar~*

    re: 心苗
    那是 Naked City 的 “Bonehead”~ Naked City 是前衛音樂家 John Zorn 主理的音樂團體, 風格瘋狂即興, 把許多元素共冶一爐~

  • 心苗

    thanks. 去了 Youtube 看 Funny Games US Trailer, 好像先入為主了…. omg, 片中 Peter, 真實的他剛剛去世…
    http://leftthisyear.blogspot.com/2010/07/frank-giering-german-actor-funny-games.html

  • http://www.safariunderground.net/ gar~*

    re: 心苗
    啊, 原來他去世了啦, 可惜~

  • 癮 艾

    funny game US的Peter是Brady Corbet, 過世的那位Peter是funny game(1997)的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