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Comment

Archives

Mouse on Mars – Idiology [2001]

Mouse on Mars
Idiology
2001 / Thrill Jockey

 

 

 

 

聽電子音樂者不識 Kraftwerk, 大概跟聽流行音樂不識 the Beatles 一樣無知~ 不錯, 來自德國的 Kraftwerk 公認是電子音樂的鼻祖, 而德國這個地方, 亦一直是新穎電子音樂的原產地~ 好像trance界的頭子 Sven Väth 和 Paul van Dyk, 兩者均來自此地~ 至於前衛一點, 將電子雜音化成音樂的 Oval 和 Pole, 他們都是來自德國的~

Mouse on Mars (MOM) 也不例外, 它是由來自 Dusseldorf 的 Andi Toma, 跟來自 Cologne 的 Jan St. Werner 兩人組成的電子組合~ 先後推出過7張唱片的 MOM 實在算是多產的一群, 但他們每張唱片都能保持高水準才最叫人信服~ 不太喜歡暴光的他們, 一向沒太多機會見報, 但他們的音樂能夠同時被Melody Maker和NME等”主流”(相對而言)傳媒讚賞, 同時亦為另類樂迷的接納, 實在難得~

這張 “Idiology” (幽了ideology一默) 是兩人在2001年最新的唱片, 首次在音樂中加入人聲 (若不計算他們跟 Stereolab 的 Lætitia Sadier 合作的EP “Cache Coeur Naïf” 在內), 這亦是他們最具野心的一張唱片~

先作為single推出的 “Actionist Respoke” 有著他們一貫的電子怪聲, 在強勁的breakbeat中加入高壓扭曲處理的人聲, 先聲奪人~ “Subsequence” 初初還是怪怪的電聲, 中段加入了鋼琴, 單簧管和弦樂, 想不到電子和傳統音樂可以這樣匹配~ “Presence” 走向song-oriented的路線, 難得 MOM 的音樂以這樣清簡的方式表現出來, 感覺就像今年 DNTEL 或 Múm 的作品一樣悅耳~ “the Illking” 中用上更多的orchestration, 跟先前的歌曲感覺又完全不同~

“Catching Butterflies with Hands” 在低沉的beat之上, 加入幾乎是隨機的古怪聲響, 在亂無章法之中又出奇地合襯~ “Doit”中用上強勁的半拍子, 中段加入眾管樂與人聲, 將電子音樂與傳統樂器再來一次諧和的通婚~ “First: Break” 在幾乎是噪音的電子聲浪底下好像隱藏了點旋律~ “Introduce” 若撇除了古怪的聲響和breakbeat, 就像是首80年代的電子作品~ “Paradical” 只有短短的兩分鐘多, 但歌曲在旋律與噪音間美麗的平衡, 在聽者的腦內的回響又怎會只得兩分鐘? “Fantastic Analysis” 進一步展示他們的簡約美, 繼續找到鋼琴, 甚至acoustic guitar的聲音, 日本版的CD更收錄了他們一張7″唱片的兩首歌曲~

這一陣子, 我的耳朵又再被電子音樂攻佔過去了…

[ 9 ]

www.mouseonmars.com
www.sonig.com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