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Comment

Archives

Matmos – the Rose Has Teeth in the Mouth of a Beast [2006]

Matmos
the Rose Has Teeth in the Mouth of a Beast
2006 / Matador

 

 

 

 

無須懷疑, Matmos 就是當代其中一隊最具代表性的樂隊~ 二十世紀音樂流行信手拈來也是寶, sampling, musique concrète, found-sound collage 大行其道, 卻鮮有人能把這些新穎的聲音製成悅耳的音樂~ 當然, 何謂 “悅耳” 又是另一個可以大造文章的課題, 不過 Matmos 的音樂則肯定在流行性與實驗性之間取得精準的平衡, 他們所用的音源是如斯獨特 (接吻聲, 整容手術聲, 洗撲克牌聲, 人類皮層電流, 諸如此類), 但又總能將之化成音律, 甚至是可以隨音樂擺動身體的舞曲~

Matmos 新大碟 “the Rose Has Teeth in the Mouth of a Beast” 這古怪的名字, 恰好反映出 M.C. Schmidt 和 Drew Daniel 這兩位怪傑 “看似無意義但又押韻動聽” 的音樂取向~ 這名字原來又取自奧地利哲學家維根斯坦 (Ludwig Wittgenstein) 名著 “Philosophical Investigations” 中, 對 “玫瑰有牙” 這命題的連串聯想~ 像 Matmos 先前的 “A Chance to Cut Is a Chance to Heal” 和 “the Civil War”, 這唱片也有其創作主題, 碟內10首歌曲是樂隊獻給史上10位著名同性戀者 (或傳聞有同性戀傾向的人物) 的 “聲音人像” (sound portrait)~

當然, 音符講不出歷史事蹟, 一曲 “Roses and Teeth for Ludwig Wittgenstein” 也準不能導人理解維根斯坦的哲學理論, 不過樂隊創作這些聲音人像時倒花過不少心思, 採用了跟致敬對象有點關係的音源, 兩人更細心地每首歌的創作的來龍去脈和各位人物的簡介一一寫在網頁內, 碟內也有仔細列明創作各曲的材料~

“Rose and Teeth for Ludwig Wittgenstein” 請來 Laetitia Sonami, Rose McKereghan 和 Bjork 讀出 “Philosophical Investigations” 中一段文字, 背景把玩智慧齒與牛隻嚼草的聲音聽來似是荒謬, 但 Matmos 又能像在 “A Chance to Cut Is a Chance to Heal” 般拼在一起, 末段的重型的音量爆發更滲出一陣邪氣~ “Steam And Sequins For Larry Levan” 像是 side-project Soft Pink Truth 的 disco 舞曲, 是碟內流行性較強的歌曲~

碟內好幾首歌曲用上的音源簡直稱得上是瘋狂兼墮落, Schmidt 在 “Tract for Valerie Solanas” 把玩牛隻的子宮和陰道, “Public Sex For Boyd Mcdonald” 偷錄了人家打野戰的聲音, “Semen Song for James Bidgood” 當然用上了某位好心人的精液~ 有趣的是, 即使這些音源如何千奇百怪, Matmos 總能炮製出可聽悅耳的歌曲, 好像 “Public Sex for Boyd Mcdonald” 便是首 laid-back 的酒廊音樂, “Semen Song for James Bidgood” 更是首 moody 的 trip-hop 歌~

“Snails and Lasers for Patricia Highsmith” 甚至找來一隻蝸牛幫忙創作, 但在法國號渾圓聲音中又絕不覺突兀~ “Germs Burn for Darby Crash” 是碟內較具實驗性的歌曲, 由虛實難辨的 sample cut-up 拼貼聲和 Drew Daniel 被煙蒂灼傷的慘叫聲組成~ “Solo Buttons For Joe Meek” 有大名鼎鼎的 the Kronos Quartet 獻技, 但 Matmos 卻將此曲剪碎重整成一次精彩的聲音大混戰~

“Rag for William S. Burroughs” 大玩 Burroughs 家族的收銀機, 還重演了他誤殺妻子的那一槍~ 全曲長達13分鐘多, 從低能鋼琴到中東聲音到非洲民族節奏, 是一次豐富多姿的大集匯~ “Banquet for King Ludwig II of Bavaria” 聽見北歐人聲實驗女優 Maja Ratkje 猛開金口 (震爆玻璃?), 全曲以多種銅管樂營造緊湊的氣氛, 可說是個奇怪的結尾~

“the Rose Has Teeth in the Mouth of a Beast” 是張創意滿瀉的唱片, 當中運用的聲音獨特過癮, 但製成品又能保持高度的可聽性~ 玩完整容實驗, 玩過中世紀歷史, Matmos 這次聲音人像致敬活動搞得更加精彩, 實難想像二人下一步又會想出怎樣的鬼主意~

P.S. 日本版唱片收錄多一首 “Kendo for Yukio Mishima”, 向近代日本作家三島由紀夫致敬~ 曲中的環境聲音樣本於三島由紀夫發動流產政變 (事後切腹自殺) 的地點收錄, 背景緊密的節奏則是劍道練習時的聲音~ 真係呢… 咁都俾佢地唸到?!

[ 9 ]

www.brainwashed.com/matmos
www.matadorrecords.com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