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Comment

Archives

Decalogue 8: Thou Shalt Not Bear False Witness (十誡 8: 勿妄證) [1988]

Decalogue 8: Thou Shalt Not Bear False Witness (十誡 8: 勿妄證) [1988]

導演
Krzysztof Kieslowski
演員
Maria Koscialkowska, Teresa Marczewska, Tadeusz Lomnicki
連結
imdb link  

 

 

簡介
美國學者 Elzbieta 遠道來到波蘭, 與她所翻譯的書籍的作者 Zofia 會面, 更參與了 Zofia 一課倫理課~ 課堂上提出了多個道德上的兩難困境, Elzbieta 更歷歷在目地道出二戰時一位身處波蘭的猶太小女孩, 因為宗教理由而被人拒絕收留避難的悲慘故事~ 其實 Elzbieta 就是當年那位被的小女孩, Zofia 正是那位拒人於門外的天主教徒~ 40多年後的今天, 兩人終於再次會面, 她們再走過昔日的街道, 重訪昨日的居所, Elzbieta 更與當年最後收留了她的好心人重聚~

 

評語
波蘭導演奇斯洛夫斯基 (Krzysztof Kieslowski) 作品 “the Decalogue” (十誡) [1988-1989] 系列的第8集, 探討的主題是 “勿妄證” 這誡律~ 假如說 “the Decalogue” 先前7集的內容與誡律本身關連性都不算太大的話, 那麼本集的內容與誡律的連繫則更是少之又少~

此集與先前觀看的集次有著一個明顯的分野: 先前各集的主角, 都在當下面對著一個難以解決的道德困境; 今集的主角面對的問題, 雖然可能更加沉重, 但那通通都是已成歷史的往事, 今天再也無從改變~ 再看下去, 此集更像是 “the Decalogue” 系列的綜合性導讀~ 導演借主角 Zofia (Maria Koscialkowska 飾) 的咀巴, 道出這系列中的結構和理念, 諸如各個故事中的主角, 其實住在同一個社區 (甚至同一棟大廈), 這社區內發生的事情, 又會在群眾口中流傳開去, 好像課堂上一位學生所提出的道德兩難局面, 便正是 “Decalogue 2: Thou Shalt Not Take the Name of Thy Lord God in Vain” (十誡 2: 勿呼天主聖名以發虛誓) [1988] 的故事~

而 Zofia 對其著作的闡釋, 更有如導演對 “the Decalogue” 系列的感想: 雖然在著作中找不到直接以 “神” 為主題的地方, 但作者背後的思考模式, 其實受已到宗教信仰的影響~ 她及後又提到, 神給予人選擇行善或行惡的自由, 不會對人類的惡行加以阻攔, 這亦正好與 “the Decalogue” 中那位象徵神的旁觀者角色互相呼應~

說回故事吧~ 透過 Zofia 與 Elzbieta (Teresa Marczewska 飾) 重聚的故事, 觀眾可以看見 Zofia 對人性所提出的觀點: 人性本為善良, 只是環境造就人類為善或為惡~ 即使面對同一位 Elzbieta, 40年前的 Zofia 因為一時的苦衷而拒絕將她收留, 但40年後的今天, 卻又甘願硬著頭皮到處拍門去尋找失蹤的 Elzibeta~

Elzibeta 在課堂上道出自己的故事, 導演亦間接地提出了一個問題: 人類背後的原因和動機真的如此重要嗎? 抑或是故事最後的結果較為重要? 我們常常希望瞭解他人採取某些行動時的思想和心態, 但其實是否只要有愜意的結果已然足夠呢? 為著一些難以猜度的思緒和動機而煩惱和憤怒, 倒不如安樂地感謝手中擁有的東西吧?

電影一個吊詭之處, 在於那位不願與 Elzibeta 談過去的老裁縫 (Tadeusz Lomnicki 飾)~ 他不只不願意談過去, 也不願意談現在, 也不願意談將來, 就只肯與 Elzibeta 談造衣服的實際工作話題~ 導演也許希望借這位不願意面對歷史, 不願意計劃將來的人, 諷刺當時波蘭人對歷史問題和政治問題的迴避態度, 只希望努力掙錢度日~ 查實裁縫這種試圖用金錢來麻醉政治意識的態度, 不也正好像不少香港人的心態嗎?

更吊詭的, 是那位在每集中像神一樣旁觀世人犯罪的角色~ 他今次藏身於演講廳眾多學生之中, 卻突然轉過頭來定眼望著攝影機的方向~ 那麼, 他到底在看著講壇上的 Zofia, 還是在望著看電影的觀眾? 假如是前者的話, 那大可以視為對 Zofia 在40多年前把猶太女孩拒諸們外的批判; 但若果是後者的話, 那又是否是要指斥當時波蘭人對政治和歷史問題的冷感?

本集另一個特別的地方, 是當中除了主線的故事外, 還有許多不明所以的旁枝~ 例如那位在課堂中途突然闖進來的醉漢 (還是瘋漢?), 到底有何含義? 那位斥喝他離開的學生, 為甚麼會是個黑人 (印象中 “the Decalogue” 中並沒有出現過黑人)? Zofia 在舊街四處尋找 Elzibeta 時, 為甚麼屋內的男人老把她當成瘋婦大叫 “nut case, nut case”? 還有尾段 Zofia 在公園裡遇上的縮骨功大師, 導演為甚麼要把他放在電影裡面? 是要象徵在 Zofia 這般高齡, 她已再沒有 “扭轉” 事實的能力嗎? 這些都是電影中難以解釋的片段, 唯有讓觀眾自行猜度背後的含意~

相比起 “the Decalogue” 先前各集次, 本故事的人物面對的挑戰, 不是要解決甚麼難題, 而是如何與既成事實的歷史妥協~ 可能此集會是 “the Decalogue” 系列中最平淡, 最沒刺激的一員, 但它在探討人們面對歷史時的態度方面, 與及打通同系列各集脈絡, 闡述故事結構連繫和導演敘事觀點的內容, 則仍有其出色和重要之處~

[ 8 ]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