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Comment

Archives

Fosca – Diary of an Antibody [2002]

Fosca
Diary of an Antibody
2002 / Shinkansen

 

 

 

 

不論你喜歡與否, 由前身 romo band Orlando 到 今日的 Fosca, Dickson Edwards 一直都是這樣別樹一幟~ Fosca 的音樂雖說是流行曲, 但他們卻像是上個年代的產物, 跟現代的音樂潮流總有點格格不入~ 此外, Dickson 筆下的歌詞總是這樣幽默有趣, 他在觀眾前亦總是濃妝艷抹, 一切都很有 style, 很自我~ 相信不是每個人都有興趣探討 Fosca 的生活哲學 (有興趣的可到他們豐富的網頁瀏覽), 我在此還是集中談談他們的音樂吧~

Fosca 第一張大碟 “On the Earth to Make the Numbers Up” 在2000年推出, 這是 Dickson Edwards 離開 Orlando 之後的首張大碟作品, 但這張先寫歌詞再寫音樂的唱片明顯在音樂上較弱, 我對 “On the Earth…” 的最大投訴也許是碟內歌曲普遍過長, 令本來輕鬆的歌曲變得甚為 “長氣”, 缺乏昔日 Orlando 的活潑~

也許 Dickson 一行人也察覺到上張唱片的不足之處, 因此在這張 “Diary of an Antibody” 中換上一系列跳脫 catchy 的調子, 更大大縮減了歌曲的篇幅, 我想這實在是 Fosca 早應投向的路線~

這張 “Diary of an Antibody” 頭八首歌曲全是精采非常的 pop songs, 而 Dickson 所寫的歌詞亦沒半點失色, 例如 “Secret Crush on Third Trombone” 中描寫暗戀學校樂團成員的故事, 也許大家亦有共鳴吧 (只可惜我中學時讀男校…)?

“The Director’s Cut” 和 “Oh Well There’s Always Reincarnation” 談到現實的殘酷與自身的無奈時卻充滿幽默感, 能夠這樣自嘲的話其實生活還不算太差~ 至於碟內唯一一首慢版歌 “I Know I’ve Been Happier” 沒有輕快的拍子, 但鋼琴跟 flute 和 cello 的聲音交融得如此和諧~

但最出色的要算是結尾的一曲 “Rude Esperanto” (Esperanto 是種百多年前創下的國際語言, 而 rude esperanto 嘛…), 歌詞講述一位非常濫交的女孩子的故事, 尾段隊中兩位女成員 Rachel 和 Sheila 好像魔鬼與天使一樣一個叫她繼續, 一個叫她停手, 真夠有趣抵死~

若然你對時下的 pop music 已感厭倦, 不妨聽聽 Fosca 這張唱片, 恰好證明流行音樂到今天其實仍有其創作空間~ 那麼天天在收音機裡播的垃圾音樂, 到底算是誰的過錯呢?

[ 7.5 ]

www.fosca.com
www.shink.dircon.co.uk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