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Comment

Archives

Calendar (日曆閱歷) [1993]

Calendar (日曆閱歷) [1993]

導演
Atom Egoyan
演員
Arsinée Khanjian, Ashot Adamyan, Atom Egoyan
連結
imdb link

 

 

簡介
一對定居外地的阿美尼亞裔夫婦回到祖國, 為的是要拍攝一輯十二張供月曆用的照片~ 身為攝影師的丈夫提著攝影機捕捉美景, 與他同行的妻子則充當翻譯員, 把當地司機口中娓娓道來的阿美尼亞故事翻譯成英文~ 受到先祖文化的衝擊, 言語不通的丈夫心中萌生異鄉客的悵惘, 反而妻子卻被之深深感動, 最後竟逕自與司機留在當地, 讓丈夫獨自回家~ 此後, 失落的丈夫每個月都會約會新女伴, 但每位女伴在飯後都總會向他借電話, 用異國語言跟聽筒另一端的某某聊得高興, 令丈夫無奈之極~

 

評語
在埃及開羅出生的阿美尼亞裔導演伊高揚 (Atom Egoyan), 小時候便隨父母移居加拿大, 接受西方教育~ 他起初對自己獨特的文化背景不太感興趣, 甚至拒絕用阿美尼亞語跟父母交談~ 但升上大學之後, 伊高揚重燃對祖宗歷史的熱誠, 其電影作品往往與阿美尼亞扯上點點關係~ 其中, 最直接的要算是講述阿美尼亞族人慘被種族清洗的 “Ararat” (烽煙歲月) [2002]; 但若要數最個人, 最內省的一齣, 則肯定是這部攝於導演初次踏足家鄉時的 “Calendar”~

“Calendar” 是一部很聰明的電影, 觀眾可以從多個角度加以賞析~ 伊高揚親自飾演的攝影師一角, 其背景與導演本身的經歷甚為相近, 而戲中飾演攝影師妻子的 Arsinée Khanjian, 在現實中亦正是伊高揚的妻子, 故電影充滿了強烈的自傳氣息~

表面上, 這部由伊高揚自編自導自演的作品是一部真實的阿美尼亞遊記, 記錄了伊高揚渡洋回鄉時的所見所聞~ 觀眾從片中攝影師丈夫的視點出發, 隨著他手中的攝影機, 一邊細看這個陌生國度殘存的遺跡, 一邊聆聽司機先生 (Ashot Adamyan 飾) 講解眼前這些破落廟宇的歷史, 認識這個不太為人熟識的民族及其文化~

但導演的野心並不止於此~ 伊高揚在本片不但運用這種寫實而客觀的角度來介紹阿美尼亞, 他手中的攝影機更紀錄了一對夫婦感情步向死亡的過程~ 故此, 攝影機拍下的錄像一方面是旅行遊記, 另一方面也是 “夫妻反目案” 中的證物~ 導演在此邀請各位在座的觀眾以旁觀者的角度, 觀察鏡頭下妻子和司機在旅程上的交往, 並聽取丈夫的內心讀白, 再評定這次婚變到底誰是誰非~

“Calendar” 是一部甚為風格化的作品, 導演伊高揚在片中把不同時間發生的事件穿梭剪接, 刻意製造時空上的混亂~ 此外, 導演又不斷把, “畫面”, “對話”, “內心讀白”, “背景音樂” 這四種元素互不相配地交疊出現, 令電影經常出現畫外音的情況, 大大加強了混亂和交織的複雜感覺, 這正好反映出戲中丈夫當時的心理狀態~

導演亦非常強調戲中攝影師 (抑或是伊高揚本人?) 的疏離感和孤獨感~ 在阿美尼亞攝的片段, 攝影師由於擔心攝影器材被盜, 往往 “被迫” 停留在已架設好的相機附近, 令他處於被動和靜止的位置~ 攝影機前的妻子和司機常常隨意進出靜止的鏡頭, 攝影師根本沒有能力阻止, 甚至連妻子要跟司機離開散步, 身為丈夫的他也只可以目送兩人漸漸從眼前消失~

至於在攝影師回到家裡跟不同異性約會的片段中, 這種疏離感更以很幽默的形式表達出來~ 每次約會到了最尾, 女方總會向攝影師借電話, 然後用異國語言滔滔不絕地跟別人交談, 不諳外語的攝影師自然非常沒趣~ 事實上, 這種 “lost in translation” 的困境, 正一次又一次在重演他在阿美尼亞時的慘痛經歷, 教他重複感受面對妻子和司機用阿美尼亞語交談時的無奈~ 他約會的異性都擁有一種旁人聽不懂的私人語言 (private language), 但他跟妻子卻只能用英語交談 (其妻的英語甚至不太靈光, 可見於她把 “catalyst” 誤說成 “catalyser” 一例), 這無疑進一步深化了夫婦之間溝通失效的隔閡~

然而, 看畢全片, 觀眾大概又不會同情片中的攝影師, 因為他在言談之間往往流露出自私小器的品性~ 例如他不安好心地以為司機用心介紹廟宇的歷史, 是為賺取更多的酬金; 又例如他靜靜站在妻子背後, 默默數算妻子要多久才發現自己的小心眼行徑~ 到最後, 他給助養的阿美尼亞女孩寫信, 原來竟是利用女孩來探聽妻子和司機的下落… 這種小家子的德性真教人吃不消~

你也許會以為這樣的電影已夠複雜, 但伊高揚似乎仍未感到滿意~ 在妻子最後一段留言中, 導演甚至試圖指出攝影機作為紀錄工具的不足和導演這角色的無力~ 妻子在留言中說道, 這次阿美尼亞之旅令她印象最深刻的一幕, 就發生在車子駛經大批羊群的時候~ 妻子稱當時司機首次觸碰她的手, 她則握緊司機的手作回應, 確實地象徵著一段婚姻的破裂~ 在這關鍵的時刻, 懵然不知的丈夫卻只自顧自地忙著拍攝車外的羊群~

這一幕其實早在電影開端時播過, 當時不知就裡的觀眾自然對之不以為然, 但當妻子自白之後, 這段看似漫不經心的影像即時添上一重新的意義~ 這一段就像在提醒觀眾, 導演手中的攝影機頂多只能是一件取樣 (sampling) 的工具, 無論導演如何努力, 攝影機都不足以反映事實的全部, 重要的事件往往發生在鏡頭以外, 就如丈夫錯過了妻子與司機牽手的重要時刻~ 再進一步來說, 這甚至是對紀錄性錄像可靠性和可信性的質疑: 在鏡頭之外還發生了甚麼事情? 未被導演取樣攝錄的東西有多重要? 到底, 觀眾錯過了甚麼?

起初從 “Where the Truth Lies” (赤裸真相) [2005] 開始認識伊高揚, 還不以為他有甚麼了不起, 但看過複雜精巧的 “the Adjuster” (售後服務) [1991], 與及這部集紀錄片, 劇情片和自傳電影於一身的電影, 怎能不對他刮目相看?

[ 8 ]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