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Comment

Archives

Architecture in Helsinki – Fingers Crossed [2003]

Architecture in Helsinki
Fingers Crossed
2003 / Trifekta

 

 

 

 

自問對 indie-pop 已有一定的免疫能力, 過分甜美和諧的旋律對我來說再不是 “幸福” 和 “天真”, 而是 “嬌柔” 與 ”造作”~ 對於 Darla, Elefant 或是 Labrador 唱片公司旗下的一堆 indie-pop 樂隊, 我幾乎都可以無動於衷~ 別人在全力追捧 Entre Rios, the Clientele, Club 8 等等樂隊的 indie-pop 聲音時, 我耳裡聽來總覺得不是味兒~ 甚至連2003年的焦點合輯大碟 - 原屬 Sarah Records 旗下的 Brighter 的 “Singles 1989-1992″, 我對之亦不感到特別興奮~ 然而, Architecture in Helsinki (AiH) 的首張大碟 “Fingers Crossed” 竟能攻破我的免疫防線, 令我再被久違的 indie-pop 細菌感染~

別被樂隊的名稱騙倒, 就像 Boards of Canada 來自蘇格蘭而非加拿大, AiH 則來自澳洲的墨爾本而非芬蘭的赫爾辛基~ 樂隊在2000年由5位成員組成, 但這幾年來經歷幾番人事變遷, 現在竟已擴充成一隊8人樂隊~ 一隊樂隊有需要用上足足8個人嗎? 看看他們用到的樂器吧: 結他和鼓自然少不得, 小號, 大號, 長笛, 伸縮號, 單簧管, 鐘音琴, 電子琴… 有這樣的樂器名單, 用上8位成員也不算誇張吧~

提起來自澳洲的 indie-pop 樂隊, 也許大家會想到元老級的 the Go-Betweens, 或是較近期的 Sodastream 和 the Lucksmiths~ 無獨有偶, 這些樂隊都跟蘇格蘭的 indie-pop 甜心 Belle & Sebastian (B & S) 扯上點關係~ 有人說 Sodastream 和 the Lucksmiths 是澳洲版的 B & S, 但我聽來 AiH 的聲音似乎比此二者更應得此名銜, 因為 AiH 用上大堆樂器和 “柴娃娃” 的業餘彈奏手法, 就似是早期以玩票性質夾 band 的 B & S~

AiH 的旋律和動人程度也許不及蘇格蘭的同儕, 但 “Fingers Crossed” 比別的 indie-pop 唱片優勝之處, 正是當中一份顛沛隨想的天真~ 聽聽 “Souvenirs”, “Scissor Paper Rock”, “Kindling” 等等歌曲, 可以知道 AiH 在旋律質素方面絕對不成問題~ “Imaginary Ordinary” 以鍵琴, 疏落的電音和結他等等不同的聲音炮製出一首 cutie 古怪的小品~ 但令他們過人之處, 卻是 “Spring 2008″, “the Owls Go”, “Vanishing” 等歌曲~ 各樂器的編排很是自由隨意, 聽起來就像剛學會玩樂器不久的初哥, 帶著一份額外的天真, 甚至有點日本傳奇 indie-pop 組合 Maher Shalal Hash Baz 的純真味道~

低能和天真之間, 往往只是一線之差, 正如 indie-pop 音樂亦長期徘徊於弱雞與純樸之間一樣~ 但像 AiH 以弱雞的技術玩出純樸的感覺, 也不算是壞事吧~?

[ 7.5 ]

www.architectureinhelsinki.com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