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Comment

Archives

Ararat (烽煙歲月) [2002]

Ararat (烽煙歲月) [2002]

導演
Atom Egoyan
演員
David Alpay, Charles Aznavour, Eric Bogosian, Marie-Josée Croze, Arsinée Khanjian, Elias Koteas, Christopher Plummer
連結
imdb link 
www.miramax.com/ararat

 

 

簡介
1915年阿美尼亞種族清洗事件的生還者 Ani 剛出版了一本關於畫家 Arshile Gorky 的傳記, 這位畫家兒時亦曾身受該次種族清洗之害~ 然而, 這本傳記卻受到 Ani 兒子 Raffi 的女友 Celia 大力譴責, 認為書中對 Gorky 自殺的原因交代得不盡不實~ 名導演 Edward Saroyan 和編劇 Rouben 正在拍攝一部關於阿美尼亞種族清洗事件的電影, 他們讀過 Ani 的著作後決定找她擔當顧問, 並把 Gorky 的角色放進戲裡, 從兒時 Gorky 的眼睛出發, 重現他親眼目睹的大屠殺慘況~ 迷惘的 Raffi 隻身跑到土耳其, 重遊當年慘劇發生的故地, 感受族人當年經歷的痛苦, 並拍下一堆遊記錄像~ 他回國時被老關員 David 截住, 原因是他袋裡有幾個報稱載著菲林膠片的可疑鐵盒…

 

評語
作為一位阿美尼亞裔導演, 現籍加拿大的伊高揚 (Atom Egoyan) 一直渴望拍攝一部關於1915年阿美尼亞種族清洗事件的電影, 讓更多人知道阿美尼亞人曾經經歷的逼害~ 導演更深知現代社會中, 影像的力量比書本還要大要廣, 從小看電影長大的新一代往往要看過以後才會認識歷史, 相信歷史~

不瞞各位, 觀看此片之前, 我對這一筆駭人聽聞的歐洲歷史沒甚麼認識, 觀影後在網上找了幾個相關的網站, 發現事情的始末原來遠比電影所言複雜~ 對於當年過百萬阿美尼亞人在奧圖曼帝國 (今土耳其境內) 喪命, 是否因政府有計劃的種族清洗行動所致, 時至今天仍未有定案~ 若各讀者想要先了解一點背境資料, 請先看看這裡~ 若再有興趣研究, 不妨再讀讀這兩個分別認同否認種族清洗之說的網站~

作為一位對事件只有初步認識的觀眾, 我當然不敢對歷史亂下定案, 不如集中談談導演的處理手法~ 對於一部以歷史事件為題的電影而言, 伊高揚採取了一個頗不尋常的切入點~ “Ararat” 不是 “Night and Fog” (夜與霧) [1955] 一類較客觀的紀錄片, 也不是 “the Pianist” (鋼琴戰曲) [2002] 一類從個人視點出發的悲劇回憶, 與其說伊高揚在這裡展示歷史真相, 不如說他在此主力帶出追尋歷史真相過程的艱難~

“Ararat” 明顯是伊高揚的出品~ 導演保持了一貫多線故事發展和不按時序的敘事風格, 令此片比同類題材的電影複雜得多~ 另一方面, 導演在片中除了重現當年阿美尼亞人被虐待的慘況 (但巧妙地以戲中戲的方式交代, 頓時令真假難辨), 更借複雜的故事帶出幾個重要問題: 歷史如何代代相傳? 傳承的過程中可會有甚麼差錯? 一位導演應該怎樣把歷史事件搬上大銀幕? 舊日的歷史對當下的人有甚麼意義?

伊高揚在片中採取了 “戲中戲” 的手法, 描寫一位知名的導演 Edward Saroyan (Charles Aznavour 飾, 外表有點像 Martin Scorsese, 不知是否刻意影射…) 如何與編劇 Rouben (Eric Bogosian 飾) 合力把阿美尼亞種族清洗事件拍成電影~ 這位 Saroyan 明顯就是 Egoyan 的化身, 他面對的挑戰正是伊高揚面對的挑戰: 怎樣才可以讓觀眾認識歷史事實?

這明顯是一項極為艱鉅的考驗~ 伊高揚刻意讓觀眾看見 Saroyan 和 Rouben 在 “改編” 過程中出現的錯漏: 為求更能吸引國際觀眾, Saroyan 以荷里活的 “史詩式” 風格拍攝, 又從美國人的角度出發, 處處大剌剌地飄著美國國旗; 為了加強戲劇效果, 背景出現了現實中看不見的 Ararat 山峰~ 基於 Saroyan 的種族背景, 阿美尼亞畫家 Gorky 和族人們被描寫成一班絕境中的英雄, 鏡頭亦總是對準平民被虐殺姦污的殘暴畫面~ 伊高揚在這裡指出, 在電影重現歷史是非常危險的行為, 因為經過商業計算和個人情感過濾, 所呈現的 “歷史” 可能已被扭曲甚至篡改~

Saroyan 經過大量修飾的電影, 跟少年 Raffi (David Alpay 飾) 在土耳其拍攝的戰爭遺跡影像形成強烈對比: 前者雖然生動而震憾, 但都是虛構的人工戲劇; 後者雖然只得一片頹垣敗瓦, 卻是真實戰火殘存的證據~ 這種對影像 “真實” 和 “虛構” 的本質探討, 是導演舊作 “the Adjuster” (售後服務) [1991], “Calendar” (日曆閱歷) [1993] 中類似題材的延續~

若果加入戲劇性情節的電影不是適合反映歷史的媒介, 那麼文字又如何? 從 Celia (Marie-Josée Croze 飾) 對 Ani (Arsinée Khanjian 飾) 所著的 Arshile Gorky 傳記的抨擊所見, 文字同樣容易被個人情感左右 (Ani 與 Gorky 曾是情人), 令真相被隱藏或修改~ 若文字亦不能勝任, 那其他媒介呢? Gorky 的畫作原是畫家情感的直接投射, 但繪畫這種抽象的媒介實太容易讓旁人作不著邊際的闡釋, 也不是有效反映歷史的方法 (事實上這位 Gorky 一向以抽象表現主義 (abstract expressionist) 風格的畫作聞名, 並非戲中較寫實的作品, 這也可算是另一扭曲事實的例子)~

要是每種媒介都有它的缺憾, 真相怎能傳承至下一代? 電影嘗試從 Raffi 和海關關員 David (Christopher Plummer 飾) 的對話中提出答案~ 觀眾們就像 David 般對種族清洗事件一無所知, 信與不信只是一念之差~ 未曾親身經歷種族清洗事件的 Raffi, 對事實的真確性也只能單憑一股信念, 就連土耳其原址亦只剩一片廢墟, 沒有留下更多的證據~

不過電影同時又指出, 信念並不一定可靠, 正如 Raffi 衷心相信鐵盒內藏的真的是菲林膠片, 但事實並非如此~ David 因為欣賞 Raffi 堅定的信念, 所以不檢舉他走私毒品, 但這套思想放在種族清洗事件這種大是大非身上還適用嗎? “Ararat” 全片都沒有明確指斥土耳其或聲援阿美尼亞, 卻一直在討論確認真相的困難, 這可以是電影的缺點 (欠深入的史實探討), 也可以是它的優點 (避免因導演個人背景而有所偏頗)~

“Ararat” 其中一幕最令人不安的片段, 來自 Raffi 與飾演土耳其將軍的 Ali (Elias Koteas 飾) 的對話~ 面對 Raffi 有關種族清洗事件的質問, Ali 作出這樣的回應: “so let’s just drop the fucking history and get on with it~ no one’s gonna wreck your home, no one’s gonna destroy your family~” 這種 “向前看” 的論調表面看似豁達開明, 但正是這種不聞不問的態度, 政治家才決心長期迴避討論歷史中的污點, 讓時間沖走證據, 沖淡情感, 最後成功搬弄事實, 甚至改寫歷史~

身為中國人, 看 “Ararat” 的時候很容易會聯想到南京大屠殺~ 當今日本政府對二次大戰的歷史責任, 恰好採取了類似的迴避態度~ 漠不關心就是歷史最大的敵人, 沒有人提起自然會漸漸被遺忘, 要是大家都只顧向前看, 必會錯過歷史許多深刻慘痛的教訓~

[ 8 ]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