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Comment

Archives

Hiroshima mon amour (廣島之戀, 1959)

Hiroshima mon amour (廣島之戀, 1959)

導演
Alain Resnais
演員
Emmanuelle Riva, 岡田英次, Bernard Fresson
連結
imdb link

 

 

簡介
1959年, 日本廣島~ 一位已婚法籍女演員 (Emmanuelle Riva 飾) 從巴黎來到廣島, 在當地拍攝一部宣傳和平訊息的電影, 期間跟一位已婚建築師 (岡田英次 飾) 發生不倫關係, 現在二人因為女演員即將回國而面臨分別~ 兩人談及被原爆摧毀的 廣島, 女演員更憶述年輕時在法國中部小城 納韋爾 的往事~ 當時正值二次大戰, 她卻戀上敵軍陣營內一位德國軍官 (Bernard Fresson 飾), 後來更因為目睹他不幸被殺而一度精神失常, 被母親囚禁在地下室~

 

評語
在法國導演 阿倫雷奈 首部長片 “Hiroshima mon amour” 漂亮而曖昧的經典序幕, 厚厚的灰燼散落在兩個赤裸相擁身體之上: 這是當年原爆受害者臨終前的痛苦掙扎? 還是象徵性地讓男女主角的情事和 廣島 的原爆歷史扯上關係? 這一幕旋即接上男女主角在床上相擁纏綿, 渴求著對方身體的畫面, 伴隨著一些廣島博物館和醫院的紀錄片, 重演原爆當日情景的電影片段, 女演員一邊面說她在廣島的所見所聞, 建築師卻一邊否認她在廣島看過的一事一物~ 女演員大概真的看過眾多原爆展品和傷者的模樣, 但她卻永遠無法真正感受原爆受害的傷痛, 無法真正了解這個城市~ 就如四十多年後日本導演 是枝裕和 在 “Distance” (這麼近, 那麼遠, 2001) 含蓄地展示, 被害者, 被害者親屬和旁觀者三者之間, 永遠存在著無法跨越的障礙和距離~

電影中兩次提到, 廣島是個為愛情度身訂造的城市~ 這是因為這城市的人遭受過原爆的巨大創傷, 這種深刻的傷痛外人無法真正領略; 正如熱戀中的女演員面對愛人突然離世, 旁人亦無法完全感受到她心中的悲傷~ 另一方面, 原爆禍害曾經震驚世界, 雖然傷痕至今仍可見, 但在高速重建發展的步伐下, 舊建築和舊面孔飛快被新人事所取代 (女演員下榻的酒店名字正是 “New Hiroshima Hotel”), 要依賴博物館和電影提醒人民對戰爭的記憶~ 這就如德國軍官曾是女演員畢生摯愛, 令她傷心欲絕, 幾乎放棄生命, 但今天她已結婚產子, 此刻擁在懷內的人亦已變成日籍建築師~ 即使她努力留住回憶, 亦阻止不了自己對德國軍官的記憶日漸變得依稀模糊~

在無法完全理解他人感受, 無法阻止記憶慢慢消失這兩項略帶悲哀的定律下, 人與人之間總是存在隔閡, 躲不過漸漸疏遠的宿命~ 結尾一對情人臨別前坐在長椅上, 中間隔著一位煞風景的日本老婆婆, 固然其中一個具體而有趣的例子; 在酒店咖啡廳一幕, 建築師眼睜睜看另一位日本人冒昧上前跟女演員搭訕, 則默默暗示他的位置能輕易被取代, 二人之間的情緣註定沒有未來~ 在這樣的前提下, 人們對別人的認知和記憶往往會被濃縮成一些象徵性的符號: 在女演員眼中, 建築師象徵著日本 廣島, 象徵著她多年前失去的至愛; 在建築師眼中, 女演員象徵著法國 納韋爾, 象徵著情人的善變和善忘~ 至此, 名字和稱謂已不再重要, 在最後一幕二人甚至索性用城市的名字作為對方的記認~

“Hiroshima mon amour” 揉合劇情片和紀錄片元素, 對照民族歷史和私人回憶, 個人在肉體上的渴求和心靈上的期盼, 對比戰火對城市造成的破壞和感情對個人造成的創傷~ 阿倫雷奈 在 廣島 和 納韋爾 以相似的空鏡和推鏡拍下兩個城市的面貌, 讓時代和地域的界限變得含糊, 另外又以一些突然插入的短暫回憶片段表示當事人混亂的思緒~ 編劇 Marguerite Duras 筆下非線性敘事的劇本, 自由地穿梭於不同時空, 兩位主角重覆夢囈般的獨白, 刻意讓時間和角色身分模糊不清~ 兩位主角相識纏綿, 雖然在肉體上得到短暫的慰藉, 但卻無法真正互相了解, 無法對抗記憶消逝留下的空白, 就如被困在一座記憶的迷宮~

4 comments to Hiroshima mon amour (廣島之戀, 1959)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