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Comment

Archives

The Mirror (迷途小精靈, 1997)

The Mirror (迷途小精靈, 1997)

導演
Jafar Panahi
演員
Mina Mohammad Khani
連結
imdb link

 

 

簡介
九十年代, 伊朗~ 手臂受傷打著石膏, 就讀小二的女孩 (Mina Mohammad Khani 飾) 放學後等不著媽媽到來, 決定自己乘車回家~ 可是女孩不太清楚回家的路, 更搭錯巴士越走越遠~ 在車上, 飾演女孩的演員 Mina 忽然鬧情緒, 揚言不再拍戲, 想要立刻回家, 導演 Jafar Panahi 決定把收音咪留在女孩身上, 繼而從遠處拍攝小演員獨個兒尋路回家的經過~

 

評語
若果說伊朗導演 Jafar Panahi 首部長片 “The White Balloon” (白氣球, 1995) 跟 基阿魯斯達米 名作 “Where Is the Friend’s Home?” (踏破鐵鞋無覓處, 1987) 有點相像, 那麼他第二部長片 “The Mirror” 相信必會被人拿來跟 “Close-Up” (大寫特寫, 1990) 作比較~ 兩部電影都遊走在虛構和紀實之間, 刻意模糊鏡頭下演員在戲裡與戲外的界線, 嘗試探討以劇情片和紀錄片兩種方式表達同一個故事的效果有何差異~

“The Mirror” 片名所指那塊鏡子, 或可解作中段小女孩 Mina 突然憤而罷演, 拂袖而去的一幕~ 這一幕把電影分成上下兩個猶如互相對照的部分, 上半部是預設拍攝的劇情片, 下半部是即興開拍的紀錄片 (這部分係由導演的真實經歷改編)~ 兩段故事的女主角都在獨力尋找回家的路, 而觀眾從她在街上的所見所聞, 亦得以窺探當時伊朗平民的生活和他們面對的困難~

上下兩部分的分野亦明顯見於拍攝手法方面~ 上半部的鏡頭大多經過細心考慮和安排, 例如開始時的長鏡頭便是一個在原地轉了一圈, 靜靜觀察城市生態的橫向 pan shot; 而女孩在巴士上的動靜, 巴士乘客之間的對話, 都以典型的劇情片分鏡拍攝~ 後半部起初以即興式手搖鏡追蹤女孩鬧情緒的模樣, 後來則躲在車上從遠處偷拍女孩的一舉一動~ 這一段還巧妙地出現一些畫音分離的有趣場面, 在紀錄片中製造懸疑感, 並鼓勵觀眾發揮想像力~ 其中一段攝影機的視線被車輛所阻, 觀眾聽見刹車聲音, 卻不知女孩是否遇上意外; 後來一段女孩暫時在鏡頭前失蹤, 攝製人員到處尋找女孩的蹤影, 又遇上警察問話, 觀眾只能從收音咪傳來的聲音或沒有聲音的畫面, 猜想缺失的影像或對白; 末段收音咪因為被演員按住而失靈, 令人物的對話斷斷續續, 同樣要求觀眾以想像力填補空缺~

看過各有趣味的上下兩段, “The Mirror” 就像在提示劇情片和紀錄片不過是說故事的方法, 並非互相排斥的形式~ 實地拍攝的劇情片會順道記錄城市當下的面貌, 演員的對白也可以來自他們真實的親身經歷; 紀錄片往往會滲入預先安排的人為元素, 並會經過選材剪輯製造 “情節”~ 更何況導演關心的不止是小女孩能否回家, 怎樣回家, 更在於女孩在回家路上的遭遇和途人七嘴八舌訴說的種種, 特別是伊朗女性面對的困境: 家長為孩子的婚禮服飾是否得體, 婚宴安排是否妥當而憂心, 伊朗巴士分開男女入口的規定, 婦人擔心丈夫不忠會被拋棄, 女生被騙到外地結婚結果大失所望, 老婦被禁止跟孫兒見面等等~

Panahi 藉著 “The Mirror” 在兒童電影類型上作出另一有趣的新嘗試, 從傳統的冒險式故事開始, 發展成劇情片與紀錄片兩種表達形式的比較, 同時不忘關心伊朗當代的社會問題~ 從片眾多角色和他們口述的經歷可知, 無論是劇情片也好, 紀錄片也好, 最豐富精彩的故事, 往往就來是土地上的人和他們的生活~

1 comment to The Mirror (迷途小精靈, 1997)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