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Comment

Archives

Certified Copy (似是有緣人, 2010)

Certified Copy (似是有緣人, 2010)

導演
Abbas Kiarostami
演員
Juliette Binoche, William Shimell
連結
imdb link
www.ifcfilms.com/films/certified-copy

 

 

簡介
現代, 意大利中部 托斯卡納~ 英國作家James Miller (William Shimell 飾) 到意大利宣傳新書 “Certified Copy” 的意大利譯本, 單親法國女生 (Juliette Binoche 飾) 帶同小兒子出席新書發佈會~ 後來女生驅車帶 James 到當地小鎮 Lucignano 觀光, 二人在咖啡室聊天時被店主誤認為夫婦, 女生沒有立刻澄清, 卻索性將錯就錯成為跟 James 結婚十五年的妻子, 而 James 亦沒反對, 代入成為她的丈夫, 共遊多年前結婚當晚入住的新房~

 

評語
在電影前半段兩位主角在車上對談一幕, 二人提到 Jasper Johns 和 Andy Warhol 的可口可樂藝術作品, 說他們把日常最普通不過的東西放進藝術館, 改變人們的觀感而成為藝術品, 重要的不是物件本身, 而是觀賞者的角度~ 伊朗導演 基阿魯斯達米 讓這部電影點石成金的妙著何嘗不是這樣?

“Certified Copy” 的藍本只是一幕幕愛情對話, 是男女初遇, 相聚半天 (而且頗為陳腔濫調) 的浪漫故事~ 中段咖啡室一幕開始弄假成真, 兩位主角越演越入戲的奇怪轉捩點, 放在別的電影相信必會被狠批為荒唐犯駁, 但導演先在前半段討論真品與贗品的價值, 藝術品與觀賞者之間的關係, 引導觀眾到虛實辯證的角度, 卻讓這點匪夷所思的劇情安排提升至另一層次~

在全片寫實的敘事框架下, 咖啡室一段男女開始代入夫妻角色, 其後七情上面地互相指責, 自然會被理解為女生將錯就錯, 把男生當成自己的丈夫大吐苦水, 而男生又順水推舟陪她玩玩的惡作劇~ 看 Juliette Binoche 有如京劇變臉般快速的感情變化, 觀眾很容易會被她豐富的情感牽動, 就如導演前作 “Shirin” (雪馨, 2008) 進行的實驗, 證明只要讓演員演出真摯動人的情感, 便足以成為一部可觀的電影~ “Certified Copy” 把這點子再推進一步, 一方面呼應電影前半段 “贗品價值不比真品遜色” 的討論, 另一方面嘗試證明就算觀眾明知這些感情流露只是虛構的演技, 仍無損電影的欣賞價值~

要是觀眾接受兩位主角是假戲真做, 那麼 “Certified Copy” 末段二人在樓梯坐下對話一幕卻又似乎要推翻這假設~ James 說他習慣隔天才剃鬚, 但須知早前女生跟咖啡室店店主談及 “丈夫” 的剃鬚習慣時, James 理應在室外講電話, 而且店內二人以意大利文對話, 所以他沒理由會知道女生曾經提及 “丈夫” 這獨特的個人習慣~ 觀眾要不接受這是個非常離奇的巧合, 要不推翻電影一直以來寫實的敘事框架, 質疑女生一直在投射情感, 男生在配合陪演的可能性~ 要是二人並非將錯就錯地演戲, 那麼這許多超現實的情節實在就是導演給觀眾開的小玩笑~

導演在訪問中表示, “Certified Copy” 的故事源自他本人多年前的親身經歷, 但現在電影的版本則由他跟 Juliette Binoche 共同發展和創作~ 由此看來, 這部建基於真實經歷但由導演和演員重新演繹的劇情電影, 也可謂一部由導演親自主理的 “合法複本” (certified copy)~ 就如片中提及的人像畫, 它的美到底來自畫像本身, 還是畫中被描畫的真人? 劇情電影的藝術價值是來自電影本身, 還是它所取材的真實生活? 若要討論劇情電影的藝術價值, 恐怕難以擺脫它作為複本的本質~

7 comments to Certified Copy (似是有緣人, 2010)

  • gNo Gravatar

    wow, extremely good reading ability!!!!

  • 終於有時間跟你談談這片

    haha..請容我不客氣一點, 我覺得這片的好不是你所說的… 如果像你所說, 這套片的離奇劇情只不過是要闡述真品與贗品、觀看的角度等等的美學理論 (就像瑪嘉烈在她blog所說的), 那就真的很沒趣, 因為一切都是自說自話, 彷彿就是: 無論劇情如何不濟, 只是演員能投入有戲, 觀眾就可以被感動……

    真品與贗品、觀看角度只是起點, 很快作家就將這些理論延伸到日常生活中, 女角講湊仔講到火滾, 就叫她輕鬆點, 看待世事也可以有不同角度, 兒子這樣也不壞。 女角只覺得他在講風涼話, 氣不用他受, 他當然多多道理。 這兩種說法誰是誰非很難下定論, 而且作家也不一定永遠高高在上, 視點是可以不斷改變的。當他們二人談藝術品爭持不下, 氣氛很僵硬, 作家面對這困境, 也得放下之前的大道理, 聽路人話, 搭一下女角肩膀, 認下低威息事寧人就算!

    我想基阿魯斯達米談真/假, 他的意思是, 事情的正反/真假, 很多時我們會覺得是互相排斥的兩面, 但其實更多是一體兩面, 沒有誰對誰錯, 起碼是人不能企及的, 你的結論也只是你的觀點/視點如何罷了。 重要的是, 在這些正反/真假之中, 我們又可以發掘出一種真相, 我想他最厲害的地方, 就是常常在很多矛盾之中, 讓我們看到真實。

    這套片男女角有著三種關係:作家讀者、老夫老妻、離異夫婦, 不知道哪一種關係才是真, 在任何一種關係中, 他們都嘗試調情, 但在任何背景下, 他們都表現出差不多的溝通磨擦, 都表現出他們總是沒能在一起, 沒能燃起火花, 這事實並沒因為他們的不同關係而改變。

    前作雪馨也可說是在類似條件下創作的, 他先拍了很多不同女性的close up, 加上後排其他演員的不同反應, 這些片段本身並沒有先後次序, 沒有既定意義, 也未確定要用那故事去串連這些畫面。 但完成後, 彷彿她們的情緒真的在為故事而起伏, 背後的不同觀眾的反應也襯托出更深層的意味, 喜歡這片的朋友會明白我在說什麼。

    你可以說它是假, 因為這就好像在做特技, 全憑導演後期montage, 但如果沒有這作法, 女演員們的憑空演出又不會給昇華到表現出溫柔而剛烈的女性模樣。

    家家家課跟雪馨相似, 又是很有趣的示範, 另外再談啊~

  • 補充兩句, 之前談都靈老馬, 談到論述、觀點、線索讓我們更容易投入去看電影, 因為這好像讓我們有了頭緒、有了切入點, 但同時也容易令我們只注意到這些說法, 而看不到真實。 基阿魯斯達米就告訴我們, 觀點說法很多時都是不同角度而已, 沒有一定對錯, 但我們要留意, 真實時刻往往隱藏在它們背後!

  • Re: abjj
    你是說導演透過電影提出的 “真實”, 就是 “事情的正反/真假, 很多時我們會覺得是互相排斥的兩面, 但其實更多是一體兩面, 沒有誰對誰錯” 嗎? 我不是反對這種詮釋, 但這說法有點像在迷宮裡兜圈, 就如後現代理論那種 “真相是相對的” 的論調~ 如果你認為 “在這些正反/真假之中, 我們又可以發掘出一種真相”, 那麼這種真相又會否只是一種沒有對錯的觀點/視點? 這樣推演下去, 甚麼才可稱為真實?

    片中那些男女關係的對立, 搭吓膊頭化解紛爭, 退一步海闊天空一類說法都很cliché, 跟 “男女大不同” 一類self-help書的道理差不多~ 我猜不少人不喜歡此片, 甚至說它不如 “情留半天”, 亦因為這個原故~ 但這些其實都只是包裝, 甚至可能是刻意的戲謔和模仿, 從這種很banal的浪漫故事引伸一些超越男女感情的論述~

    我不同意討論美學理論沒趣啊, 基阿魯斯達米 思考/質疑/測試是電影的本質, 這可不是小問題~ 導演這些年來的電影, 就像在調校許多不同variables做實驗: 真人演出還是演員演繹, 點不點出導演的存在, 說不說清前因後果, 讓不讓觀眾知道電影虛構之處, 諸如此類~ 當然, 他的電影並不只是冰冷的實驗, 裡面常有很富人情味的時刻~ 一般人稱讚電影出色會說它 “逼真寫實”, “劇力萬鈞”, 基阿魯斯達米 卻證明顯然虛構的東西, 力量往往更勝努力寫實的東西; 把畫面/聲音/情節留白, 往往比合乎邏輯, 完整的前因後果予人更深感受~

    我想我跟你在看電影上其中一個最明顯的分別, 在於你很堅持電影在追尋 “真實” (雖然我仍未太肯定你所說的真實是甚麼), 而認為形式和風格等東西只是次一等的手段或陪襯, 但我認為這些東西至少比內容和詮釋同類重要~

  • [...] 含劇情描述 在全片寫實的敘事框架下,咖啡室一段男女開始代入夫妻角色,其後七情上面地互相指責,自然會被理解為女生將錯就錯,把男生當成自己的丈夫大吐苦水,而男生又順水推舟陪她玩玩的惡作劇~ 看 Juliette Binoche 有如京劇變臉般快速的感情變化,觀眾很容易會被她豐富的情感牽動,就如導演前作 “Shirin” (雪馨,2008) 進行的實驗,證明只要讓演員演出真摯動人的情感,便足以成為一部可觀的電影~ “Certified Copy” 把這點子再推進一步,一方面呼應電影前半段 「贗品價值不比真品遜色」的討論,另一方面嘗試證明就算觀眾明知這些感情流露只是虛構的演技,仍無損電影的欣賞價值~(…閱讀全文) [...]

  • 不是迷宮兜圈, 反而是走出原議題的正反或真假, 因為原本想講的, 原來已不重要, 在談原議題過程中發現出另一重, 更深層的價值和真實, 當然你可以說那麼這新的價值和真實, 不是又要受到挑戰, 又會有新一重價值和真實嗎? 是的, 的確如此, 所以故事道理永遠說不完說不準, 但那是下一回的事。《春風》最後也沒有說究竟有沒有找到孩子, 反而是在表現人的堅持、擇善固執。《家課》也不只是一味說家長/老師高壓教育, 最後是原來怕得要命的孩子, 竟然也會這樣子在大家面前放聲朗誦, 這個就是真實展露的時刻(又其實我更喜歡之前那個走音孩子的段落)

    同意你所說有關他的電影作法, 也不是說談美學理論沒趣, 而是, 如果如你所說, 這部戲那麼多看來不合理的情節, 都是為了反覆闡述片初的美學理論, 那麼實在是犧牲得太多了, 因為那些不合理情節, 都是給硬生安排來作示範, 但明明那些情節都是他們兩人共處, 應該是要談人的關係, 如果硬要套來講美學理論, 只會變得很無力很鬆散…例如你所說的, 就算觀眾明知是虛構演技, 但只要演員投入, 觀眾也會受感動… 我最不同意的就是這句

    搭膊頭有意義不是因為退一步海闊天空這些廉價哲學, 而是因為作家一直都高高在上, 理論多多, 女主角常跟他談自己的生活困境, 比如個仔好唔聽話好難湊, 但作家都無視她這些困苦, 不斷用理論、哲學去溝淡, 結果女主角說「又唔係你要湊, 你梗係講得風涼, 道理多多!」結果到中段爭持不下, 作家真的親歷困境, 就只好放下身段, 放低自己的理論和價值觀, 也要廉價一次。

  • re: abjj
    謝謝解說, 我更明白你先前的意思了~ 基氏的電影結尾得出的東西往往跟一開始的前提很不一樣, 《春》確是好例子, 這部當然也可以這樣看~ 不過《似》又有在挑戰寫實敘事的框架, 所以也有點像布紐爾《模糊的情慾對象》用兩位女演員演同一位角色一類超現實的樂趣~ 你不同意我說 “只要演員投入, 觀眾也會受感動”, 是因為這樣抹煞了片中的人際關係吧? 這大概是因為我始終不太覺得電影在這方面很有洞見, 而且二人的對白和反應, 以至爭執與和解都給我一種肥皂劇的感覺, 所以我跟你的著眼點恰好是倒轉~

    《家》確是有趣的, 它一方面指出這類大頭訪問未必能揭示真相, 但又同時嘗試指出在謊話背後仍可找到真情流露的時候~ 最後那位孩子突然朗誦令人耳目一新, 但他背誦的卻是天天在操場廣播的洗腦禱文, 這又有點悲哀~ 基氏的電影常會引起大相徑庭的觀感, 引發許多討論, 看來他的作品才是真正的 “to each his own cinema”~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