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Comment

Archives

Noriko’s Dinner Table (紀子之食桌) [2005]

Noriko’s Dinner Table (紀子之食桌) [2005]

導演
園子溫
演員
吹石一惠, 吉高由里子, Tsugumi, 光石研
連結
imdb link
www.sonosion.com

 

 

簡介
17歲的紀子是日本某小鎮裡一位毫不顯眼的高中女生, 爸爸徹三是鎮內一所報館的記者, 天天報道鎮內芝麻綠豆的小事, 媽媽則是位有點繪畫天賦的家庭主婦~ 紀子與妹妹 Yuka 的感情也不錯, 但兩姊妹都覺得自己不被父母了解, 對作風守舊的父親尤其不滿, 好想試試過另一種新生活~ 紀子在網上一個名為 “廢墟” 的留言板上, 認識了一班來自東京的女生, 與其中一位女生久美子特別熟絡~ 乘著一次停電的機會, 紀子毅然獨個兒離家出走, 到東京找久美子作照應~ 來到東京, 紀子始發現久美子一直在經營 “出租家人” 的生意, 一班男女老少四出上門扮作客人的至親, 按鐘收費出賣親情~ 不久, 妹妹 Yuka 亦步家姐後塵離家出走, 令她的父母傷心欲絕~ 痛定思痛的徹三決定仔細研究兩姊妹留下的蛛絲馬跡, 遠赴東京試圖找出親生女兒的下落~

 

評語
相信每位有定期到訪留言板的網民, 早前都曾經看過一段廣泛流傳的恐怖短片~ 片中, 一班日本學生妹在火車月台一字排開, 歡歡喜喜地手拖手跳軌, 被經過的列車輾得血肉橫飛~ 這段毫不吝嗇血漿的短片, 其實正截取自日本導演園子溫的成名恐怖作品 “Suicide Club” (自殺循環) [2002]~ 這部 “紀子之食桌” 可以視為 “Suicide Club” 的續集, 導演在此把前作的恐怖跳軌事件融入本故事中, 並進一步解釋了前作神秘 “自殺會” 的背景和概念~

導演園子溫就像擔心 “Suicide Club” 太過血腥恐怖, 嚇得觀眾忽略了故事背後所剖析的社會狀況, 所以這部 “紀子之食桌” 的暴力畫面大大減少, 集中用對白交代故事情節~ 全片按四位主要角色分為四個章節, 最後另加一章作總結, 電影共長達158分鐘, 片中更用上長篇大論, 滔滔不絕的內心獨白, 務求把幾位主角內心的思想鬥爭一絲不掛地展露在觀眾眼前~

所謂 “食桌”, 其實即是餐枱~ 一家人同住總免不了會一起吃飯, 所以食桌是一件聚集家庭成員的工具~ 看看各人在食桌旁的表現, 更能具體反映出家庭成員之間的關係是如何模樣~ 電影開始不久便有一幕 “食桌戲”: 紀子 (吹石一惠 飾) 一家人圍在食桌旁一起吃飯, 紀子卻因為爸爸徹三 (光石研 飾) 不許她到大城市升學而堅決地絕食抗議~ 這無言的僵局, 直把紀子家人之間欠缺溝通, 父親強權專制的問題精要地表達出來~

電影首四個章節, 以主角紀子, 妺妹 Yuka (吉高由里子 飾), 東京女孩久美子 (Tsugumi 飾) 和爸爸徹三的名字為標題, 當中都花了很多時間分別交代四位角色的個人歷史, 但說到尾他們的問題其實都很相似: 長期與家人欠缺溝通, 親子關係疏離 (久美子更是名棄嬰), 內心感到孤獨和寂寞, 繼而想到要逃避~

徹三的一代, 選擇以工作作為逃避的方法, 他長年埋首於小鎮歌舞昇平的樂事來掩飾空虛, 硬搞沒有人想參與的家庭活動, 以證明家庭生活美滿~ 其妻繪畫時, 也硬把兩位女兒木無表情的臉孔畫得笑容可掬~ 那一代人, 都愛以 “自欺欺人” 作為逃避孤獨和人際關係疏離的途徑~

紀子代表的年青一代也面對相同問題, 但現代科技讓她們找到一條 “更有效” 地逃避現實的通道 - 互聯網~ 在互聯網上, 紀子和 Yuka 可以由零開始為自己建立另一個身分, 她們甚至可以為自己取一個新的名字, 脫離現實生活中既定的人際網絡和個人歷史, 重新開展另一次新生命~ 這種逃避方法, 如久美子所言, 其實就是 “角色扮演” (role-playing)~ 因為不滿上天指派的角色, 背景和親人 (即與生俱來的身分), 所以嘗試在互聯網建立一個自己喜歡的角色, 然後投入其中過活~ 不過這種方法無可避免會令人漸漸跟與生俱來的身分失去連繫, 沉溺在虛擬的新身分中不能自拔~ 所以, 自殺會的成員才會不停問別人 “are you connected to yourself?”

久美子更把這 “角色扮演” 的概念推向另一個極端的層次: 她早與自己與生俱來的身分完全失去連繫, 所以對她而言, 生活其實就是一場接一場無休止的角色扮演~ 她可以輕鬆自在地隨時轉換角色, 這分鐘是甲先生的妻子, 下分鐘便是乙太太的女兒~ 由於她認為人生不過是在演戲, 所以中間可以毫無真實感情可言, 一切都是表面的, 偽裝的, 虛假的~ 甚至, “久美子” 這身分亦只不過是她云云眾多扮演的角色之一, 久美子本人已變成一個沒有姓名, 沒有身分的幽靈~ 她就像一包萬用電池, 可以隨時放到任何一個電動玩偶體內驅動它操作~

因為與自己完全失去連繫, 亦同時對情感完全麻木, 所以也不會再因空虛感到悲傷, 因孤獨感到難過~ “暫借家人” 這門出賣親情的生意, 正正建基於久美子這種悲觀至極的人生觀之上~ 由於世上還有許多人未 “練成” 久美子這種與自己完全失去連繫, 可以隨時變臉不傷身的 (變態?) 層次, 所以他們仍會渴望親人給予一點關懷和慰藉 (即使是假扮也好), 或是期望買得一次改善親子關係的機會~

更進一步來說, 因為生命只是不停的角色扮演, 所以生命本身是沒有價值的, 生存和死亡都不過是按 “劇情需要” 而定~ 就如片中一位自殺會成員所言, 獅子和白兔在自然界中各自扮演不同角色, 兔子被獅子捕殺也不過是 “角色需要”, 這是大自然的定律, 是一個循環, 沒有人會質疑兔子作為 “獵物” 這身分而死有何不當~ 正因如此, 廢墟留言板的女生們自願送上門給人謀殺, 54位學生妹手牽手集體跳軌, 這些都不過是符合 “受害者” 這劇情需要的行為, 他們所扮演的角色需要她們送命, 所以她們不得不死~ 故此, 女生們集體跳軌的行為甚至不可以稱為 “自殺”, 因為這並非出於她們自己的意願, 一切不過是按角色需要行事而已~

這種以角色扮演逃避現實的方法越看越悲觀, 但電影最尾一章卻隱約露出一線曙光~ 在此, 徹三拜托友人幫忙, 聘請久美子, 紀子和 Yuka 三人前來扮演他的家人, 又把舊屋中一事一物全都搬到東京, 希望藉此感動紀子和 Yuka 回心轉意與自己相認~ 起初, 紀子和 Yuka 仍決意躲在虛構的身分中逃避現實, 但經過徹三發瘋似的大開殺戒後, 四人竟能開開心心圍在食桌旁一起打邊爐~

這一幕 “食桌戲” 與電影初段遙遙呼應, 表示紀子一家人快樂過活其實並非不可能~ 此外, 這亦是導演對 “角色扮演” 這種逃避方法的反思: 既然人生免不了要演戲, 與其不負責任地從這個虛構的角色跳到那個虛構的角色, 何不試試努力演好上天一早指派的戲份? 從戲中所見, 只要各人願意諒解和溝通, 徹三可以演好爸爸的角色, 紀子和 Yuka 也可以各自演好女兒的角色, 久美子也無需要再天天易角~

不過結局最令人狐疑的一點, 是 Yuka 選擇在家庭生活真正體現幸福美滿時再次離開~ 她的內心獨白說她要靠自己雙手尋找一個屬於自己的角色, 但這看來似乎更像是導演為同系列的第三集埋下伏線…

“紀子之食桌” 的故事頗見心思, 導演在此提出了由互聯網引發的現代人孤獨危機, 與及它可能導致的極端病態後果, 最後提出了一點可能的解決方案~ 故事出色, 可惜導演的表達手法卻顯得頗為冗長呆板~ 雖說內心獨白是唯一能讓觀眾知道角色正在說心底話的方法 (因為戲中人都在玩角色扮演, 若真心話由對白說出口便會真假難辨), 但全片連珠炮發, 妄想症般的密集囈語實難免沉悶~ 此外, 導演似乎也有點低估觀眾的理解能力, 有時把故事說得太明太白, 反而顯得累贅長氣~

演員方面, 四位主角實在都演得不錯, 紀子的混亂不安, Yuka 的稚嫩純真, 徹三的不屈鬥志, 久美子的陰森冷漠, 都有很不錯的表現~ 其中, 又以扮演久美子的 Tsugumi 尤其搶鏡, 原來她正是鹽田明彥舊作 “Moonlight Whispers” (月吟) [1999] 中的變態高中女生啊~! 對於演員們唯一要詬病之處, 恐怕是1982年出生的吹石一惠, 她的外表怎看也不像是17歲…

明顯, 園子溫並不只是一位懂靠血花嚇人的暴力導演, “紀子之食桌” 正好反映出其作品在恐怖血腥之中對社會的批判和驚惕~ 導演的新作 “Strange Circus” (奇妙馬戲團) [2005] 是部揉合了恐怖, 血腥, 超現實, 亂倫等敏感題材的電影, 未知它又會否在香港上映?

[ 7 ]

 

6 comments to Noriko’s Dinner Table (紀子之食桌) [2005]

  • No Gravatar

    剛剛睇完,除了長左少少同對白太”白”之外.無咩可以挑剔…
    今晚連續睇 自殺俱樂部 同埋 紀子之食桌……感覺既興奮(both are great)又沉重….
    一提食桌就諗起 東京奏鳴曲
    東京奏鳴曲 同 紀子之食桌 相比立即顯得很”陽光,仍有希望”…
    園子溫 呢兩套同早年的漢尼卡有點點相近,但漢尼卡比較絕望無出路,園子溫就冷酷中仍見點點無奈的嘲諷

  • 我都係擒晚睇…

    不過園子溫電影最好看的地方是那百折不朽的愛, 他要從異色、扭曲中, 煉出最真誠的, 人與人、人與自己的關係, 所以《紀子之食卓》、《愛之剝脫》, 我看完是感動不已

    整套片的脈落gar~*都說得很清楚了, 但有幾點想討論一下

    1. 上網、角色扮演首先是一種逃避, 但卻不能抹殺當中感情由假變真的可能, 比如電車男故事, 最突破的是描述了網友間的熱心熱情, 如何成就現實生活中電車男抱得美人歸

    這種角色扮演當然無可避免, 可以變成正或負面, 正面的可以是上述的電車男故事, 負面就如本片那些視死如歸的女生。

    “are you connected to yourself?” 這問題不是令陷入角色扮演的人自覺其做法的虛無, 反而是他們如果不扮演新角色, 義無反顧接受新身分, 他們才不能答這條問題啊! 為了保留角色, 戲一定要繼續演, 才可以無視生死。

    2. 本片對這種方法也有正面描述, 久美子扮演其他人的家庭成員, 掏空了感情, 但到最後, 我地發現原來扮演她媽媽的同事, 卻正是當年丟棄她的生母! 原來久美子一直在角色扮演的名義下, 嘗一下兒時失卻的親情。

    yuka當初離開的理由跟紀子不同, 紀子是主動地想尋求新生, yuka只是覺得如果她走了, 父親會不會因而嘗試聆聽她的聲音呢? (靠著她留下的線索) 第二次離開的心態才是像紀子一樣。

  • re: 皓
    我始終不太喜歡 園子溫 的電影, 主要原因有兩個~ 第一是他過度渲染暴力和色情, 每每達至低俗和弄賣的地步; 第二是他常把說話說得很誇飾很露骨, 少了應有的含蓄和保留~

    這兩部跟早期 Haneke 相近嗎? 我不是很同意~ 在 Haneke 的電影裡面, “愛” 幾乎是不可能/無用的東西, 故事也有強烈批判中產階級的意味~ 相反階級關係在 園子溫 電影中不太明顯, 而且他骨子裡大概仍是個樂觀的浪漫派, 他的電影仍相信愛, 結局總帶出一點希望~ 再看近期 “愛之剝脫” 那個拼命捍衛愛情的結尾, 還有近乎婆媽的親情片 “愛的告別禮”, 很難想像 Haneke 會拍出這種東西吧~

    re: ab_jj
    你說的沒錯, (後) 現代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疏離怪誕, 這幾乎都已成cliché, 但你可以像 Haneke 那樣悲觀絕望, 也可以像 Miranda July 那樣在古怪中看出有趣點滴~ 我想, 《電車男》是正面地誇張和美化的故事, 《自殺俱樂部》則是黑暗的反面~

    園子溫 幾部電影, 隱約可以看出一個 “跌落谷底再重獲新生” 的脈絡, 片中男女試過找各種代替品填補心中空虛並一一失敗後, 再由零開始以愛重新建立人與人, 人與自己的關係~ 所以我在上面的回覆說他是個樂觀的浪漫派, 在病態和扭曲的世界仍哼著 “憑著愛, 我信有出路” 一類調子~

    兩位如有興趣可以找找他的 “奇妙馬戲團” 看看, 出過帶字幕的港版DVD~

  • 但應該不能說是「樂觀的浪漫派」吧, 他非常懂得玩弄人物, 對他們很殘忍, 園子溫絕對可以一味末世, 全不留希望給觀眾。他沒有這樣做, 縱然他如此深深體會那些人和社會的陰暗面, 但他安排人物穿越這些障礙 (是一直堅持而不是重拾希望: 徹三堅持尋找女兒、yu一直愛著yoko), 他的處世態度是飽受挑戰、歷練而得來, 而非廉價溫情。

  • re: ab_jj
    正因為他總留希望給觀眾, 而且角色所經歷的挑戰, 所堅持的信念, 對愛的執著, 最終都能為這陰暗的世界帶來轉變, 所以他仍是樂觀和浪漫啊~ 但, 這種想法不是很童話, 很理想化嗎? 或許因為我對他所描寫的社會現象看法比較悲觀, 也不認為愛和堅持可以帶來甚麼轉機, 所以才會這樣說~

    無論如何, 這種飽歷風霜而來的大團圓結局, 至少應該比主流溫情片那些唾手可得的happy ending好一點…

  • [...] 用以反映現代社會道德顛倒的荒謬~ 導演新作 “Alps” 跟 園子溫 的 “紀子之食桌” (Noriko’s Dinner Table, 2005) 有如遙遙互相呼應, 兩片同樣圍繞 “出租家人” [...]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