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Comment

Archives

License to Live (人間合格) [1998]

License to Live (人間合格) [1998]

導演
黑澤清
演員
西島秀俊, 菅田俊, Lily, 麻生久美子, 哀川翔, 役所廣司
連結
imdb link

 

 

簡介
十年前, 還在唸初中的阿豐因為一次交通意外而昏迷不醒, 駕車撞傷他的室田先生一直擔起阿豐的醫療費用~ 沒想到十年後的今天, 阿豐竟突然奇蹟地甦醒過來~ 這些年來他失去了甚麼呢? 十年前, 他有一個美滿完好的家庭, 十年後父母早已離異, 幸福家庭變得支離破碎~ 在爸爸的好友藤森先生協助下, 阿豐嘗試重建他失落多年的童年快樂世界, 在藤森家的釣魚場旁邊再次豎起圍欄, 把十年前那個充滿歡樂的牧場再現眼前~

 

評語
日本新一代導演黑澤清一向以恐怖驚慄電影而聞名, 他的成名作品 “Cure” (X聖治) [1997] 和廣受好評的 “Pulse” (惹鬼回路) [2001], 都是驚嚇力十足而且深具寓意的佳作~ 不過在導演長長的作品列表中也有一些奇怪的 “異數”, 好像這齣類似家庭倫理劇的 “License to Live” 便是其中一個好例子~

“License to Live” 的故事乍看下簡直稱得上是陳腔濫調, 與無線拍的連續劇差不多: 一位昏迷十年的男孩突然奇蹟甦醒, 然後踏上一連串尋家尋根的旅程~ 但有看過黑澤清電影的觀眾都會知道, 這位不依常軌的導演絕不拍出公式化的東西~

這電影帶點荒謬和不太合常理的劇情發展, 令我想起芬蘭導演 Aki Kaurismäki 的 “the Man Without A Past” (扑頭前失魂後) [2002], 但兩者最大的分別明顯在於 “the Man Without A Past” 中的主角失憶醒來後的生命是空白一片由零開始, 而本片的主角阿豐 (西島秀俊 飾, 他亦是北野武的 “Dolls” (偶斷絲連) [2002] 的男主角), 則在甦醒後極力希望尋回十年前的美好童年時光~

別人說阿豐 “只是個長得大塊頭的小孩子”, 此言也真的不差~ 他的行為總像小孩子般不理會旁人感受 (如爸爸撞倒頭和突然離媽媽的時裝店兩幕), 往往一意孤行 (如硬要重建兒時的牧場, 修補已破碎的家庭等)~ 最惹笑的片段, 莫過於藤森先生 (役所廣司 飾) 多番強迫他 “成長”, 如帶他回家, 教他駕駛貨車, 帶他去色情架步的時候~ 在這些場面, 阿豐都會像小孩子般蹲在地上拉扯撒野, 拒絕別人強迫他 “成長”~

阿豐這種 “想做便去做” 的行徑, 在電影中亦見於一位橫衝直撞, 玩 ukulele 的少女身上~ 他們代表了一種 “人們理應當隨心而行” 的思想, 而這種思想其實亦與黑澤清往後的作品一脈相承, 如 “Charisma” (大樹精靈) [1999] 中所謂 “回歸自然的法則”, 與及 “Bright Future” (鏡花水母) [2003] 中那些游到老家大海去的紅水母~ 阿豐這種偏執的堅持, 竟然像奇蹟般成功了: 他與初中時的同學搞了個聚舊晚會, 與死黨們再次偷漫畫書看, 他更把兒時的牧場重現眼前和發揚光大, 甚至克服了家庭成員之間的嫌隙, 把已破碎的家庭修復完好~

但就當觀眾以為這是一齣溫馨感人的倫理電影時, 故事卻出現了一個出人意表的轉捩點: 阿豐巧合下與當年駕車撞傷他的室田先生再遇, 室田先生眼見阿豐現在生活愉快, 心生怨恨決定報復, 逕自在牧場大肆破壞~ 阿豐目睹室田先生的惡行, 登時亦有所頓悟, 明白他一直以來努力重建的兒時歡樂的夢想, 只是強行把時光倒流並停頓的天真行為, 人總要向前走, 不可能原地踏步~ 阿豐自言自語說: “我也差不多該夢醒了”, 說著說著便親手把這美夢刺破~

於是, 釣魚場旁那片空地又再次變成荒蕪一片, 再次成為藤森先生堆放垃圾的地方~ 這些垃圾似乎象徵著生命路上所遇上的各種阻礙, 煩惱和壓力, 人必須把它們清理掉才可以追求理想 (丟掉垃圾才能重建牧場), 但這些 “垃圾” 卻在無時無刻產生和累積, 急需找地方擺放~ 假如沒能好好處理這些 “垃圾” 的話, 它們甚有可能會倒過令人受傷甚至瘋掉~ 就如阿豐妹妹的男友加崎先生小時候本來被認為是天才, 但他因為長期背負這種沉重的心理壓力, 而最終變成一個帶點神經質的怪人~ 那麼, 要成為一位 “合格生存” 的人, 相信先要處理好接連而來的煩惱和壓力, 再努力為未來的目標而奮鬥~

“License to Live” 的結尾與導演其他作品一樣耐人尋味~ 阿豐較早之前在電影中段時走到一間酒吧, 在那裡的演唱的吧女 (洞口依子 飾, 沒想到這位與黑澤清長期合作的女演員唱歌的造詣也不錯~!), 把一張明信片放在阿豐剛買的新書裡面, 觀眾到最後才知道明信片上原來是紐約的風景~ 這張明信片或許象徵著一個更遠大的理想, 它被插在阿豐那本教人飼養馬匹的書籍裡, 就如在提醒阿豐應該追尋更大更廣的目標, 而不是沉迷在童年時的回憶之中~

在拍攝風格上, “License to Live” 並不及導演其他作品般突出, 但這電影的故事則肯定是導演眾多作品中最複雜最巧妙之一~ 若然有人要把黑澤清隨便歸類為 “驚慄片導演”, 那麼他/她最好先看看這齣發人深思的 “家庭電影” 再說~!

[ 7.5 ]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