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Comment

Archives

Milk of Sorrow, The (2009)

The Milk of Sorrow (2009)

導演
Claudia Llosa
演員
Magaly Solier, Susi Sanchez, Efraín Solís
連結
imdb link

 

 

簡介
現代, 秘魯~ 原住民少女 Fausta (Magaly Solier 飾) 患上一種怪病名為 “悲傷的乳汁”, 患者終日惶恐不安, 害怕跟別人相處, 據說此病是在懷孕期間被強姦的母親透過乳汁傳染到胎兒身上~ Fausta 家中正準備為表親籌辦婚宴, 但她卻突然當眾暈倒~ 經檢查後, 醫生發現 Fausta 因為一直害怕被強姦而把一個馬鈴薯放進陰道, 叔叔堅稱這是她患上 “悲傷的乳汁” 之故~ Fausta 為了好好安葬剛去世的母親, 開始到脾氣古怪的中年女鋼琴家 Aida (Susi Sanchez 飾) 家中當女傭~ 與此同時, Fausta 陰道內的馬鈴薯一天天在她體內生長發芽~

 

評語
“The Milk of Sorrow” 是秘魯女導演 Claudia Llosa 在2009年柏林影展奪得金熊獎的作品, 就如她的前作 “Madeinusa”, 這電影也是一個建基在奇想假設上的寓言故事, 嘗試從個人層面回顧歷史, 審視上一代人紛爭遺留下的創傷, 與及現今秘魯的社會狀況~ 電影情節帶點超現實的神話風味, 在風格上採取更加從容不迫節奏, 不少顏色鮮明和具象徵性的影像, 經過細心構圖流露出一份詩意~

今次導演提出的大膽假設是: 要是上一代人所承受的痛苦和傷害, 將會具象地以疾病的方式禍延其子女, 這將會對下一代人造成怎樣的影響? 電影中幾乎沒有提及過這 “上一代人的紛爭”, 鏡頭下只見平凡樸素的小城生活風貌, 但承襲了 “悲傷的乳汁” (西班牙文原名直譯是 “受驚的乳房”) 這怪病的少女 Fausta, 正好是秘魯不久之前一段黑暗歷史活生生的證據~

在八十年代開始, 秘魯經歷了長達二十年的內亂時期, 期間許多無辜平民遭殃, 男人被殺害, 婦女被強姦, 小孩亦遭毒手, Fausta 的母親不幸亦是受害人之一, 從她在片頭的歌聲可知她昔日被輪姦和羞辱的經過~ Fausta 身患的怪病, 面對男性的恐懼不安, 終日提心吊膽的表現, 就像在時刻提醒現世人那段不堪回首的歷史~ 那個不可思議地在 Fausta 陰道內生長的馬鈴薯, 同時實在地象徵著這種從上一代人遺傳下來的恐懼如何不斷滋長萌芽, 威脅下一代人的生活~

馬鈴薯在電影中還有另一層象徵意義~ 馬鈴薯的原產地正是秘魯南部, 是昔日 印卡 王朝的主要食糧, 後來才經由西班牙征服者傳到歐洲和全世界, 時至今天馬鈴薯仍是秘魯人民的日常主食~ 故此馬鈴薯亦有代表秘魯傳統文化的歷史意味, Fausta 體內的馬鈴薯一方面給予她點點安全感, 但另一方面又一直損害她的身體, 恰如無辜平民身處內亂國家的矛盾心理~

Fausta 跟中年白種女鋼琴家 Aida 的關係, 則道出秘魯原住民與城市白種人之間的矛盾和不平等~ Fausta 剛替 Aida 工作不久, 二人的關係便已迅速演變成一種絕對而無情, 奴僕和主人的關係~ Aida 常對 Fausta 呼呼喝喝, 完全把她看成奴僕看待, 又以珍珠利誘她為自己唱歌, 從而偷取歌曲的旋律 (Fausta 的名字指涉與魔鬼定下契約的 浮士德), 最後因為 Fausta 說話不中聽而把她趕下車, 狠心把她解僱~

唱歌是 Fausta 承襲自母親的技藝, 那些隨興哼唱的歌曲本來自然地表達歌者的內心情緒, 但這卻被 Aida 以強權轉變為利益交易, 變質成僕人向主人提供的娛樂節目, 歌曲的旋律更被她挪用斂財~ 這種在文化上施行的暴行, 傷害未必如身體上的傷痕般清晰可見, 但這無形的暴力無疑是對異己文化的踐踏和侮辱~

受盡委屈的 Fausta, 最終決定接受手術從體內拿出馬鈴薯, 但在手術期間她仍緊握早前唱歌換來的珍珠不放~ 那些珍珠象徵著秘魯原住民為殖民者出賣勞力和文化資源辛苦賺來的點點報酬, 自然不能輕易放棄~ 直電影尾聲, 馬鈴薯終見落地生根, 還長出漂亮的花朵, Fausta 亦開始走出恐懼的深淵~ 要治療沉重歷史造成的滿身傷痕從來不容易, 但這結局至少透出一點希望~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