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Comment

Archives

Bright Future (鏡花水母) [2003]

Bright Future (鏡花水母) [2003]

導演
黑澤清
演員
小田切讓, 淺野忠信, 藤龍也
連結
imdb link
www.uplink.co.jp/brightfuture

 

 

簡介
雄二和阿守是一對好朋友, 他們一同任職清潔餐用手巾的刻板工作~ 雄二是位火爆青年, 對眼前大小事情都總是不滿, 卻每晚造夢夢見美好的將來~ 相反, 養了隻有毒紅水母的阿守, 似乎是位較為和善的青年, 不時會為雄二解窘~ 一天, 阿守突然把至愛的水母贈予雄二, 然後毅然犯下滔天大罪, 被囚於牢獄之中~ 雄二巧合下認識了阿守的爸爸真一郎, 後來寄居於真一郎家中, 養蝦餵飼水母~ 後來, 這隻漂亮的鏡花水母輾轉流落在東京下水道並大量繁殖, 似乎將引發一場大災難~

 

評語
日本導演黑澤清拍過一連串帶有末世意象的驚慄/懸疑電影 (“Cure” (X聖治) [1997], “Charisma” (大樹精靈) [1999], “Barren Illusions” (荒涼幻境) [1999], “Pulse” (惹鬼回路) [2001]), 稍稍放慢了多產的步伐, 在2003年以這齣 “Bright Future” 回歸影壇~ 單看電影的英文名稱, 還以為導演今回要轉轉風格, 一改先前 “末世警號” 的預言和隱喻, 譜出一個光明的未來 (bright future)~ 但看畢全片, 卻發現片中的青年人未來一點也不光明, 即使導演在訪問中聲言電影的標題並沒有諷刺的意味 (原裝的日文名稱直譯亦是 “光明的未來”), 這美好的前景始終只是個暗示, 並沒有在電影中出現~

黑澤清一向愛顛覆類型片的法則, 打破既定的常規來嚇觀眾一跳~ 本片被影評人戲稱為 “Godzilla” (哥斯拉) [1954] 和 “King Kong” (金剛) [1933] 一類的 “怪獸片”, 但它內裡當然不是要說 “毒水母毀滅東京” 的科幻故事~ “Bright Future” 可以看作一部關於青少年成長的電影, 它的故事觸及 “Cure” 中 “如何在文明社會中抑制暴力天性” 的題材, 同時亦延續了 “Charisma” 中 “個人主義 vs. 群體主義” 的衝突和協調~

大部分黑澤清的電影, 只指出現代人際關係疏離和孤獨的問題, 而沒有提供解決方法 (“Pulse” 更指出人類的末日是不能逃避的必然), 但本片卻是一個例外, 而這亦是導演的 “新嘗試”~ 在阿守 (淺野忠信 飾) 戲劇性的犯罪和自殺後, 電影著手描寫雄二 (小田切讓 飾) 如何面對身處的社會, 如何接合現實與夢想的距離, 這些都是導演從前那種末世調子中不會出現的~

電影中有毒的紅水母, 就如 “Charisma” 中不停釋放毒素危害其他物種的神樹, 它一方面代表著自我中心的個人主義, 另一方面則代表了隨時 “刺傷” 別人的青少年反叛心理~ 阿守試圖令紅水母適應淡水環境, 與他試圖令雄二接受現實社會規限 (如以手號指示他何時 “前進”, 何時 “待機”), 兩者其實在互相對照~ 經過阿守的 “幫助” (他甚至搶先一部為雄二擋了殺人罪), 雄二亦從起初只懂發夢夢見美好的未來 (與現實完全脫節), 到後來以飼養水母為目標 (較接近現實)~ 不過, 阿守卻不希望雄二只依賴水母或他作為與現實溝通的渠道, 故此當雄二說要等他十年, 廿年時, 他便毅然與雄二斷絕一切交往, 後來更化成鬼魂破壞雄二的養蝦裝置, 以免他沉迷在飼養水母的世界裡~

阿守的父親真一郎 (藤龍也 飾) 曾經斷言, 假如雄二堅持拒絕面對現實, 他只有兩條出路: 要不躲藏在自己的美夢中, 要不身陷囹圄~ 果然, 雄二試圖逃出自己一直賴以自我麻醉的美夢後, 找了份正當的工作, 但卻受不了現實生活的刻板沉悶, 竟然聯群結黨進行爆竊, 只是最終僥倖沒有被逮住, 否則真一郎的預言便真會應驗~

經此一劫, 雄二似乎變得更加懂性, 回頭懇求真一郎把他收留, 甚至專心地學習修理電器~ 不過, 就此斷言這部是勵志的 “成長片” 卻又言之尚早~ 電影接近尾聲時, 東京發生了重大的事故: 成群紅水母游出下水道, 沿途令無辜市民受傷 - 牠們就如一整群反叛青年, 因為受不了社會的管束而四出造成傷害~ 當政府部門採取行動殲滅水母時, 水母便成群地湧出大海, 回歸牠們原來的生長環境~ 這時候雄二跑到天台遠望, 卻說他甚麼也看不見, 他甚至懷疑自己嘗試融入社會只是在浪費時間, 質疑自己為甚麼沒有跟隨阿守臨終的 “指示”, 按照自己的心意而行~

那麼, 反叛的青年們最終的出路就是順其自然地依從 “本性” 生活嗎? (這一點有點像 “Charisma” 中那句 “回歸自然的法則”) 假如水母們可以游回大海, 那麼青年人又可以 “游” 到哪裡呢? 若果青年人 “游” 到自己的世界, 真要等他們十年或廿年才會 “游” 回大社會嗎? 最後, 電影提供了一個帶點諷刺性的結局: 先前那群柴娃娃地爆竊辦公室的青少年, 個個穿著印了哲古華拉頭像的 t-shirt 在街上漫無目的地蹓躂嬉戲~ 這位革命英雄在城市長大的青人心目中還有甚麼意義? 這班青年似乎已依從 “本性” 地過活, 但這種無聊空洞的生活態度, 相信也不會為他們帶來光明的未來吧~

黑澤清似乎刻意把 “Bright Future” 拍得甚有家庭錄像感覺, 場次之間的轉接和配樂往往都很粗糙 (甚至突兀), 這倒加強了電影的生活感和年青的氣息~ 另外, 導演又再次巧妙運用了數碼錄像的特色, 如大群水母游在河道中的場面 (這是電腦合成的效果), 把車廂分割左右兩邊畫面等等~

“Bright Future” 在黑澤清的電影中指出了一個新方向, 依然探討現代社會與人之間的互動, 但導演卻嘗試從問題中找出妥協的出路, 再不只是發出悲觀的末世警號~ 可以肯定, 這電影一如導演以往的出品般惹人深思, 無論你視之為一部 “怪獸片” 或是 “成長片”, 它都是一個拒絕按照公式而走的異數~

[ 7.5 ]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