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Comment

Archives

10 on Ten (10 重拾) [2004] / Five (伍) [2003]

10 on Ten (10 重拾) [2004] / Five (伍) [2003]

導演
Abbas Kiarostami
演員
-
連結
“10 on Ten” imdb link
“Five” imdb link

 

 

簡介
“10 on Ten” (10重拾)
像前作 “10″ [2002] 同樣分成10個章節, 不過今次卻是伊朗導演基魯斯達米 (Abbas Kiarostami) 教授數碼錄像的十節課~ 導演在此談到有關鏡頭, 劇本, 演員, 電影音樂, 導演等多項元素, 全面向觀眾解釋他 “那種電影” 的創作手法與及背後的創作理念~ 只是沒料到最後竟會演變成對荷里活電影的控訴… 

“Five” (伍)
5個超長鏡頭, 組成這套74分鐘的電影~ 海邊的浮木, 路人, 狗兒, 鴨子, 也可以成為拍攝對像? 這是伊朗導演基魯斯達米向日本靜態大師小津安二郎致敬的作品~ 到底電影可以有多簡約? 看看這位簡約影像倡導者的示範吧~

 

評語
一口氣連看這兩齣電影原是一個誤會~ 原本我只想買票看 “Five”, 但門票到手時卻發現買錯了 “10 on Ten”~ 最後索性多買一張票, 就把整晚時間獻給這位伊朗電影大師~

幸有這美麗的誤會, 否則看 “Five” 時必定不明所以兼悶得要死~ 我說, 大會把這兩齣電影放在一起先後播放實是明智之舉, 皆因 “Five” 就像是 “10 on Ten” 的課後示範, 在 “10 on Ten” 口不停的長篇解說過後, “Five” 某程度上就實踐了基魯斯達米口中所謂 “那種電影” 的拍攝手法和理念~

先說理論性一點的東西吧~ 基氏所追求的那種電影, 是一種極貼近生活, 極貼近自然的電影~ 他認為影像所反映的內容, 應取材自日常生活 (取自日常生活的題材是取之不盡的), 應起用現實中的人物而非職業演員, 應反映出人物及情節的過程, 而非旨在交代一個完整的故事~ 在拍攝時, 應盡量減少工作人員的數目, 減少對人物及場景的操控, 甚至連音樂, 服裝等都不應刻意作安排~ 因為容易牽動人類情緒的音樂, 很可能會誤導觀眾對電影的理解; 而每個人為自己所選的服飾, 其實是每個人對自身最適切的反映, 因此外人不應強加改變, 否則便會破壞戲中人的真實性和自然性~

看到這裡, 自然浮現出一個重要的問題: 導演在 “那種電影” 中又應該擔當怎樣的角色呢? 這樣的電影不就像是紀錄片嗎? 基氏自言, 在他 “那種電影” 中, 導演的角色應是非專業的, 非操控性的, 不應把太多東西強加在鏡頭前, 他甚至抗拒使用 “導演” 一詞來形容自己的工作, 因為他的工作與傳統的導演並不相同~ 然而, 這樣的電影並非紀錄片, 因為導演始終是整套電影的始作俑者, 沒有導演便不會有電影中的事情發生~ 此外, 導演在拍攝角度, 選材, 燈光, 剪接等方面均有參與創作, “那種電影” 其實在反映導演這位 “實現者” (realisateur) 內心的所感所想, 並非如紀錄片旨在陳述實際發生的了事情~

聽基魯斯達米坐在車上說了整句鐘, 最有趣的倒是電影結尾聽他談到荷里活電影~ 他對荷里活那種高度虛擬, 極具操控性的電影自然滿腹牢騷, 但他卻指出其實在觀眾們內心深處, 某程度上亦期待著荷里活講故事式的電影, 因此荷里活電影永遠大賣旺場~ 朋友說他拍電影有如在花盆種菜, 沒多少人理會, 他反過來亦 “呼籲” 電影學生們, 若要電影賣座, 千萬別忘了依照荷里活電影的公式… 諷刺嗎?

上了 “10 on Ten” 寶貴的10課, 之後再看 “Five” 自然會把基氏所言的理論套在這電影身上~ 看畢 “Five” 那5個超長, 而且表面看似無啥意思的長鏡頭, 第一個問題自然是: 這到底算是齣紀錄片還是一齣電影? 雖然 imdb.com 把這電影定為documentary類別, 但我卻認為這是一齣電影而非紀錄片, 原因是基魯斯達米都是這五個鏡頭的 “實現者”, 並在當中作出主觀的理解~

在第一段影木頭的長鏡頭裡, 導演從追拍大木頭變成追拍分裂出來的小木頭, 後來任由大木頭走出鏡頭外, 這反映出導演對角色選材所採取的主動~ 在第三段拍攝狗兒的長鏡頭裡, 導演漸漸把鏡頭的暴光率增加至最後變成白茫茫一片, 這是導演對拍攝手法所採取的主動~ 第五段漆黑一片的長鏡頭裡, 影像和聲音明顯經過剪接 (一開始雨點打在水面水花面積很大, 但最後卻是一個影海的遠鏡), 反映出導演在剪接和時間控制方面所採取的主動~ 不過最特別的卻是第二個 (拍攝途人) 及第四個 (拍攝鴨子) 長鏡頭: 我猜當中的人物或動物都是導演刻意安排的 (否則怎會沒有一個途人 “八卦” 地望望攝影機? 哪來這麼多鴨子走來走去?), 這正好反映出這些超高真實感的錄像背後根本的電影性~

更有趣的是這5段看似平平無奇的短片, 當中其實亦各有其 “故事” 可尋, 觀眾們亦大概能猜到電影何時將會結束 (當然, 每段結尾的音樂亦是指標之一)~ 比方說, 在拍攝行人的長鏡頭裡, 看見那幾位老人家離開, 觀眾們便會猜想鏡頭就要完結; 在拍攝黑夜的長鏡頭裡, 等到終於天明又會有完結的感覺~ 觀眾這種對影像及聲音作理性解讀, 對故事起承轉合發展的渴求, 是否就是基氏在 “10 on Ten” 所言, 那種內心深處對荷里活講故事式電影的期待? 抑或, 這不過是人類作為資訊處理機器 (information-processing machine) 的天性?

這電影致敬的對象小津安二郎所拍的並不是紀錄片~ 沒錯, 小津愛把攝影機安放在一在舒適的位置, 任由戲中人作漫話交談~ 但攝影機所拍攝下來的東西, 始終源於導演的劇本和指示, 並據此而發展延伸, 故此只能算是一種貼近現實 (reality) 的虛構錄像, 而非現實本身~ 也許基氏所言的電影理念, 就是這種拍攝手法更極端的示範, 藉著把導演, 演員, 劇本, 服裝, 音樂的影響減至最少, 從而塑造出一種從導演出發, 極為接近現實的錄像~

當然, 就如基氏本人所言, 他 “那種電影” 只是云云製作電影的手法中的一種, 並非絕對的方案~ 事實上, 喜歡基魯斯達米電影的朋友看這兩齣電影自然看得津津有味, 但假如你對他的東西沒甚麼認識, 沒甚麼興趣, 那麼這兩齣電影相信將會是兩次慘痛的折騰吧?

[ 7 ]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