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Comment

Archives

小林政廣 兩個邊緣故事

愛的預感 (The Rebirth, 2009)

"愛的預感" (The Rebirth, 2009)

在日本, 獨立於主流片廠的電影導演始終是罕有動物, 即使他們的作品在國際間獲青睞, 也不代表會在國內得到重視~ 多次獲邀參加 康城影展, 最近在瑞士羅卡諾電影節得到大獎的 小林政廣 (Masahiro Kobayashi) 和他的 Monkey Town Production, 在國外的的名氣比在祖家還要大~

1954年生於日本東京的 小林政廣, 加入影圈的道路尤其迂迴~ 他在學時已熱愛電影, 音樂和文學, 年少時曾經以民歌唱作人身分在日本各地巡迴演出 (現在亦有在電影加入自己撰寫和演唱的歌曲)~ 廿多歲時因為打算結婚, 希望擁有穩定收入而放棄音樂, 在電腦程式公司全職工作~ 對電腦一竅不通的他, 苦學多月仍對電腦程式束手無策, 最終更在壓力下大病一場, 丟失職位~ 他後來轉到郵局工作, 埋首事業一過便是五年, 最後發覺自己始終仍對電影充滿熱誠, 於是便在28歲辭職, 隻身遠赴法國找新浪潮偶像 杜魯福, 希望拜入大師門下~

"Bashing" (2005)

拿著一年工作簽證到法國的 小林政廣, 臨門一腳卻因為害怕跟 杜魯福 真人見面後會破壞大師的神聖形象而最終跟對方緣慳一面, 待在法國一年期間只是看看電影逛逛街, 沒幹過甚麼實事便返回老家~ 回國後, 小林政廣 在紡織業界的報社當記者, 同時開始撰寫劇本參加比賽, 並獲得1982年編劇新人獎 城戶賞, 從此開始編劇生涯, 為電視, 動畫和電影撰寫劇本, 曾跟著名粉紅電影導演 佐藤俊喜 (Toshiki Sato) 多次合作~

編劇生涯本來愜意, 但行年四十的 小林政廣 赫然發現身邊不少編劇朋友相繼因為工作壓力太大過勞死, 於是便立下決心在有生之年實現導演夢~ 憑著多年當編劇賺來的積蓄和人脈關係, 在一星期內拍下完全獨立製作的處女作 “Closing Time” (1996), 卻沒料到此片會在 夕張國際電影節 得獎, 只是獎項沒有讓 小林政廣 名成利就, 此後幾部作品都是在非常緊絀的資金下製作~ 導演之後一連三部作品獲邀參加康城影展某種角度環節, “Bashing” (2005) 一片獲提名角逐金棕櫚獎, “愛的預感” (The Rebirth, 2007) 更在瑞士羅卡諾電影節得到最高榮譽金豹大獎~

"Bashing" (2005)

“Bashing” 在國際影圈評價不俗, 在日本國內東京 Flimex 電影節也得到大獎, 但在日本坊間卻頗受劣評, 或許正因為它觸及日本社會某些痛處~ bashing (バッシング) 一語在日文是對某人或某團體嚴厲指責, 甚或無理中傷逼害之意~ 這部電影故事大致上參考日籍義工 高遠菜穗子 的經歷改編, 高遠菜穗子 在03年美伊戰爭期間自發到伊拉克參與義工活動, 04年在當地連同一位攝影記者和一位中學剛畢業的男生被武裝份子綁架, 經日本政府斡旋數日後終獲釋~ 回國後她遭國人唾罵, 指責她在政府宣佈伊拉克為不安全地區情況下仍堅持到當地做義工, 是非常不負責任的行為, 她被綁架也是自作自受, 並怪責她連累政府浪費納稅人金錢救她脫險, 應該向公眾謝罪~

在電影版本中, 沒有交代主角 有子 (Yuko, 占部房子 飾) 在異鄉參與義務工作的情形, 只描述她回國後接連被同事, 上司, 路人, 朋友, 情人, 甚至便利店店員歧視和欺負的經過, 但就連她變成人民公敵的原因也只是隱晦地提及, 彷彿那在大眾心目中已是不言而喻, 不辯自明的 you-know-what~ 她上班時說早安居然沒人回應, 上司以她影響工作氣氛為由把她辭退, 陌生的路人也要給她添麻煩, 朋友語帶譏諷討論她的助人事跡, 情人相約見面也只為分手和當面指斥她的不是, 便利店店員甚至禁止她光顧, 就連一向支持她的父親也只為丟失工作而輕生~ 這種身處祖國卻如活在異鄉的遭遇, 反映現代日本社會落後和封閉的一面, 有子 就如被判農村時代 “村八分” 的極刑, 成為群眾集體欺凌的對象, 但歸根究底原因不過是她打破了 “各家自掃門前雪” 的不成文規定, 拒絕當沉默的大多數, 插手一些她 “不應該” 關心的別國事務~

"Bashing" (2005)

小林政廣 採取高度觀察性的手法, 簡約地透過一些不斷重複的生活細節, 呈現 有子 每天生活面對的困局, 直讓人想起 Dardenne 兄弟的名作 “Rosetta” (露茜妲, 1999)~ 跑上數層樓梯的回家路, 旁人視而不見的態度, 家中反覆響起的騷擾電話留言, 有子 獨自瑟縮在床上飲泣的模樣, 每次到便利店買關東煮遭遇的冷眼… 微不足道的生活小事每天逼人而來, 這種四面受敵的生活就如無止境的折騰~ 處處碰壁的 有子 最終決定再次離開日本, 冒險重回戰地參與義務工作, 因為只有在異鄉才找到自己的生存價值~ 現實世界裡 高遠菜穗子 早前亦回到中東地區繼續當義工, 還在網誌一直記錄生活點滴~

導演在羅卡諾電影節獲得大獎的 “愛的預感”, 也在訴說一個身陷困局, 滿腔鬱悶情緒無從發洩的故事~ 單親爸爸 順一 (Junichi, 小林政廣 親自飾演) 十多歲的女兒被同級同學殺死, 他萬念俱灰下走到北海道的鑄鐵廠工作, 每天過著清苦規律的生活~ 沒想到竟在那裡遇上兇手的母親 典子 (Noriko, 渡邊真起子 飾), 原來這位年輕的單親媽媽也逃到這偏遠小鎮隱居避世~

"愛的預感" (The Rebirth, 2009)

前作高度觀察性的手法, 在 “愛的預感” 更趨簡約極端, 不單經常尾隨演員拍攝, 更讓每天的生活細節變成一系列不停重覆, 非常刻板的儀式~ 除卻一開始兩位主角分別接受媒體訪問的序幕, 整部電影大部分時間都沒有對白, 只在沉默中以相似的角度交替觀察二人非常單調和孤獨的生活~ 順一 在鑄鐵廠幹活, 在食堂吃相同的定食, 晚上回家休息; 典子 在食堂工作, 用膳, 回家, 翌日這循環再重覆一遍, 後天也是一樣~ 兩人雖然一直知悉對方的存在, 卻幾乎沒有對話交流, 只各自默默背負著深刻的傷痛~ 事實上, 他們因為同一宗悲劇而有著莫名地親近的連繫, 理應是世上最能理解對方心情的人~

假如沒有片首的訪問片段交代殺人事件, “愛的預感” 或會像一部實驗紀錄片, 但有了這沉重的故事背景, 這種刻板單調的生活幾乎是合情合理, 彷彿二人只有透過這種機械式的生活才沒有空胡思亂想, 才能勉強繼續生活而不被悲傷擊倒~ 這種極端自我封閉的態度, 指出日本人 (現代人?) 壓抑內心情感, 不願跟別人分享的習慣~ 典子 一直希望親口向 順一 道歉, 但對方卻始終拒絕給予機會, 不斷逃避面對當年的不幸事件~ 雖然道歉改變不了事實, 但也只有勇敢面對內心的傷痛, 嘗試了解和體諒別人的心情, 才能讓彼此心結慢慢解開, 重新開始新生活~ 假如電影中那些讓演員正面直望鏡頭的畫面讓觀者感到點點不安, 那大概只因為我們都不習慣跟別人面對面坦誠相對, 把內心的情感宣之於口~

"愛的預感" (The Rebirth, 2009)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