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Comment

Archives

解凍後的蘇聯: Marlen Khutsiev 三部電影

"I Am Twenty" (我二十歲, 1964)

1953年蘇共領袖 斯大林 逝世後, 接班人 赫魯曉夫 在1956年第二十次代表大會發表了著名演說 “關於個人崇拜及其後果”, 大力批評昔日對 斯大林 的個人崇拜, 指斥大清洗等高壓管治手段, 在 赫魯曉夫 執政的五十至六十年代期間, 蘇共出現了所謂 “解凍” 時期, 一度為社會, 經濟, 文化藝術等多方面帶來一番新景象~ 一向鍾情電影, 每所房子都擁有私人影院的 斯大林, 在執政期間對電影的審查非常嚴謹, 解凍後蘇聯電影業有如重獲新生, 即時以多部傳世佳作回應, 而 Marlen Khutsiev (又拼作 Khutsiyev) 就是這時期其中一位最有名的導演~

1925年生於格魯吉亞 第比利斯 的 Marlen Khutsiev, 拍過的電影數目不多, 但其中三部都入選影評人眼中的蘇俄 電影名單, 而這三部片都攝於解凍時期, 鏡頭下展示當時的社會氣氛, 與及人們對未來的憧憬和憂慮~ 畢業於國立電影學院 VGIK 的 Marlen Khutsiev, 曾跟另一位導演 Felix Mironer 兩度合作, 其中第二部長片 “Spring on Zarechnaya Street” (河畔街的春天, 1956), 在解凍時期的蘇聯電影中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

"Spring on Zarechnaya Street" (河畔街的春天, 1956)

相對於同期 Mikhail Kalatozov 一些視覺上非常凌厲, 背景放眼大自然的電影, “Spring on Zarechnaya Street” 設在一個不太光鮮的外省工業小鎮, 以密集的對白訴說一些小人物的生活~ 故事講述漂亮女教師 Tania (Nina Ivanova 飾) 從城市來到鎮上教授文學, 對象是當地一班成年工人~ 其中一位俊俏的學生 Sasha (Nikolai Rybnikov 飾) 對她非常傾慕, 大膽表白卻遭到拒絕, 失意下決定不再上課~ 在鎮上安頓下來的 Tania 發現自己原來也動了情, 於是前往工廠找 Sasha~ 故事隨著季節推展, 一場突如其來的春雨讓兩位主角重遇, 春天來臨也象徵著對未來的期盼~

“Spring on Zarechnaya Street” 有趣之處, 是它沿用蘇聯電影傳統社會主義式寫實主義 (socialist realism) 的主旋律, 卻把它更新成社會寫實主義 (social realism) 的面貌~ 人物設定是頗為樣版的 “理想型知識份子” 和 “實幹型模範工人”, 後半部分甚至有一段展現 Sasha 在鑄鐵廠工作的英姿, 故事的潛台詞就是說雙方也有值得對方學習之處, 工人和知識分子攜手可以打造美好的未來~ 但有別於宣教式的高壓表達手法, 這部電影強調小鎮的純樸和自然, 男女主角一段感情寫得細緻動人, 他們對未來的憧憬不是自欺的夢話, 而是一些小人物由衷的希望~

"Spring on Zarechnaya Street" (河畔街的春天, 1956)

若果說 “Spring on Zarechnaya Street” 帶點意大利新寫實主義電影的味道, 那麼 “I Am Twenty” (我二十歲, 1964) 則散發著早期法國新浪潮氣息~ “I Am Twenty” 分成兩部分, 故事圍繞三位住在莫斯科 Lenin’s Guard 區的年輕男生: 已婚的 Slava (Stanislav Lyubshin 飾) 在不久前初為人父; Nikolai (Nikolai Gubenko 飾) 在工作上遇上煩惱, 又跟巴士售票員開始一段冒水情緣; Sergei (Valentin Popov 飾) 剛剛退役回家, 在街上認識並戀上美女 Anya (Marianna Vertinskaya 飾), 卻不知道她已是別人的妻子~

第一部分就是看三位男生在大街上到處遊玩嬉戲, 兜搭女生, 在大街小巷上盡現莫斯科這城市在六十年代充滿活力的氣氛和風貌, 還有一幕展示五一勞動節巡遊的熱鬧景象~ 第二部分則轉向探討幾位角色的內心世界, 調子也變得較為深沉, 訴說新一代年青人背負著國家革命的歷史, 如何為自己的前路而感到迷惘~ 片中的年青人都具有頗強的個人色彩, 性格也各不相同, 不再是面目模糊而單一的樣板~

"I Am Twenty" (我二十歲, 1964)

“I Am Twenty” 單是開場一幕已見非常出色: 三位士兵從遠處走近 (回應片中三位主角), 音軌響起充滿革命意味的 “國際歌”, 然後三人慢慢走遠, 同時字幕緩緩升起, 就像是電影的結尾, 暗示革命時代的過去~ 士兵走至遠處時, 巧妙地偷偷接上一個非常相似的鏡頭, 三位士兵變成三位走向鏡頭的年青人, 音軌響起嘈吵的火車聲, 之後一班活潑的學生跑過, 配樂變成跳脫的手風琴版 “When the Saints Go Marching In”~

之後鏡頭移到橋上, 目送一對略帶憂鬱的情侶離開, 最後才看見剛退役的主角 Sergei 趕路回家~ 他一路走過還未睡醒的城市, 卻可見不少人已在忙碌幹活~ 回到家裡, Sergei 躺在沙發上小休, 母親恰巧回家, 二人溫馨地相擁, 但這溫柔的瞬間轉眼又被鄰居友人的叫嚷聲打斷~ 這一段幾乎沒有對白的序幕, 以不停轉換的人物, 配樂和氣氛, 精要地預告電影觀察生活百態的取向, 表達出城市裡多采的人和事, 也像是全片一個小小的撮要~

"I Am Twenty" (我二十歲, 1964)

“I Am Twenty” 基調雖然仍對未來抱著希望, 但卻透露年青一代在成長中面對的困惱和矛盾, 其中 Sergei 一角最能體現這種對未來的疑問~ 他非常重視革命運動, “國際歌” 的意義, 1937年大清洗的歷史, 他正思考自己未來應如何走, 但身邊的人卻沒能給予多少意見~ 他兩位好友各有自己的生活和想法, 彼此距離似乎愈來愈遠; Anya 帶來幸福的愛情, 但婚姻和住宿等實際問題亦隨之而來~ Anya 的爸爸告訴他前路應該要自己探索, 而不是由別人來吩咐指示, 又冷冷地指出所有人對別人都是漠不關心, 不要期待他人會伸出援手~ 片末 Sergei 早已陣亡的爸爸突然出現, Sergei 希望可以像爸爸般貢獻國家, 但爸爸卻說 “活著” 才是他要做的事, 但當 Sergei 反問他應該如何過活, 爸爸卻只是沉默而沒有回應~

“I Am Twenty” 現在被視為蘇聯新浪潮電影的重要作品之一, 但當年卻不幸成為審查制度下的受害者~ 雖說解凍時期政府管制稍為放寬, 但六十年代開始審查尺度又再次收窄~ 這部電影原題為 “Lenin’s Guard”, 全片長達三小時, 早在1962年已拍竣, 但就因為上述爸爸沒有為兒子指引前路一段而遭到大肆抨擊, 更被 赫魯曉夫 點名批評~ 於是原本長達三小時的電影, 剪至只剩90分鐘才能在1965年公映 (但這刪剪版卻在威尼斯影展獲獎!), 原裝版本最終要等到1989年才解禁~

"July Rain" (七月雨, 1966)

導演之後的 “July Rain” (七月雨, 1966) 遭遇亦同樣坎坷, 被邀請參加威尼斯影展卻遭到阻止, 但要是這部電影當年能夠走上國際舞台, 相信早已成為廣為傳頌的經典傑作~ “July Rain” 故事講述年青女生 Lena (Yevgeniya Uralova 飾) 在街上遇著大雨, 男生 Zhenya 把外衣借給她擋雨, Lena 留下電話, 好讓日後把外衣還給對方~ Lena 正跟年青科學家 Volodya (Aleksandr Belyavskiy 飾) 交往, 二人本已進入談婚論嫁的階段, 但 Lena 漸漸覺得對方並不是適合的結婚對象~

Marlen Khutsiev 在 “July Rain” 把前作散文式的敘事風格更推進一步, 大大淡化故事情節, 那個 “大雨中借外衣” 的偶遇最後只是無疾而終~ 全片以許多流麗的長推鏡捕捉城市的面貌, 詩意地以城市風景對照人物的內心情感, 但這裡的人物再不是 “I Am Twenty” 那些充滿熱誠的年青男女, 而是一些跟社會格格不入, 逃避現實地作樂, 處處顯得寂寞而蒼涼的面孔, 見面時溝通困難, 隔著電話線卻能互訴心事~


“July Rain” (七月雨) [1966]

“July Rain” 全片以闊銀幕拍攝, 但卻不時出現一些讓人物邊離中心的鏡頭, 或是一些簡約抽象的構圖, 滲出一種若有所失的感覺~ 這種情感氣氛大於故事情節, 淡淡鬱悶的感覺和對城市略帶抽離的觀察, 直令人想起 安東尼奧尼 的電影, 片中多次出現拍攝城市的空鏡作為間奏, 也表達出有如 “L’Eclisse” (蝕, 1962) 的疏離感~ 不過導演早前訪問日本時在問答會上表示, 他認為自己基本上沒有受到同期的歐洲電影影響, 雖然他在拍這部電影前曾看過 “L’Eclisse”, 但卻在觀映中途睡著, 直到完場才醒過來~

“July Rain” 的序幕展現出城市的喧嘩: 它基本上是一個超長的推鏡, 漫遊熱鬧的莫斯科大街, 間中插入一些古典繪畫 (Lena 在印刷廠印製的繪本), 鏡頭最後盯上並 “跟縱” 女主角 Lena~ 音軌上是收音機的廣播, 一時播放古典樂, 一時播放流行曲, 這一刻是足球評述, 忽然變成電台節目, 紛亂嘈雜而多采多姿~ 電影的結尾則以對立向序幕作呼應, 表露人們的寂寞: Lena 在街上遇上一班慶祝勝利日的老兵, 但她和其他在場的年青一輩都沒能分享老兵的快樂~ 電影最後展示一張張沉默而沒有表情的年青面孔, 突顯出戰前戰後兩代人之間的隔閡, 也像在猜想下一代人的將來會是如何模樣~

"July Rain" (七月雨, 1966)

4 comments to 解凍後的蘇聯: Marlen Khutsiev 三部電影

  • 蘇聯電影, 我只看過是格拉西莫夫 (Sergei Gerasimov
    )《道德三部曲》的《在湖畔》(U ozera).

  • re: Agnes
    你說這部反而沒有看過~ 最近看一些蘇聯五六十年代的電影, 都很好啊~

  • 請問garrick,這些電影是在哪看的? 除了Kalatozov外,其他前蘇聯導演的作品也很難找到… 我都是因為看過Tarkovsky演出的片段才知道有i am twenty這電影

  • re: chrischui
    現在這個網絡時代沒甚麼是找不到的啦, 也有專門介紹蘇聯電影的網誌, 豆瓣裡也有許多相關的介紹~ 網上還有一本講述蘇聯解凍時期的小冊子, 有興趣可以看看噢~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