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Comment

Archives

Caterpillar (芋虫, 2010)

Caterpillar (芋虫, 2010)

導演
若松孝二
演員
寺島忍, 大西信滿
連結
imdb link
official website
wakamatsukoji.org 

 

 

簡介
改篇自 江戶川亂步 同名短篇小說~ 二戰時代, 日本某小農村~ 茂子 (Shigeko, 寺島忍 飾) 的丈夫 久藏 (Kyuzo, 大西信滿 飾) 在二戰時上前線作戰, 在戰場上立下戰功得到勳章嘉許, 但自己卻身受重傷, 回鄉時失去四肢, 面容被燒傷, 喪失大部分聽力和說話能力, 無法照顧自己~ 久藏 被人民奉為 “軍神”, 得到村民的景仰, 但妻子卻要獨力承擔照顧傷殘丈夫的重任, 滿足他的食慾和性慾~ 久藏 腦海裡仍清楚記得戰爭時犯下姦淫殺人的罪行, 那些可怕的回憶令他飽受折磨~

 

評語
導演在聲明中表示, 戰爭只是人類互相反覆的殺戮和殘害, 世上根本沒有公義的戰爭~ “芋虫” 雖然改編 江戶川亂步 的小說, 卻只取其鮮明的人物設定和時代背景作為框架, 從一個極端的例子, 嘗試描寫戰爭對軍人及其家人所造成的深遠傷害, 指出戰功榮譽的虛妄無用, 明確表示導演反戰的立場~

寺島忍 在片中非常精彩地演出妻子一步步被生活逼向死角, 漸漸錯亂的精神狀態~ 這位妻子本來就不太熱衷政治和戰爭, 她可說是 “求生派” 的代表, 對國家榮譽和抽象概念不感興趣, 一直只求讓自己和家人存活下去~ 虛無的榮譽和愛國思想, 對妻子來說甚至只是另一種求生工具, 利用丈夫 “軍神” 的尊貴身份, 在饑荒期間向村民討取更多食物~ 她認為戰爭完結是件好事, 很可能只因為戰爭令丈夫傷殘讓她負上重擔, 又要飽受無米果腹之苦~

無論如何, 茂子 始終是位忠心稱職的傳統妻子, 起初衝動想殺死丈夫時也急著補一句說自己會自殺相隨, 而在放棄殺人念頭後也一直沒有離丈夫而去~ 倒是丈夫極端的身體殘障, 讓她慢慢懂得運用 “食慾” 和 “性慾” 這兩項基本人類需要作為跟丈夫角力的手段, 把本來男尊女卑的夫妻關係扳成比較平等的地位~

久藏 一角雖然沒有多少動作和對白, 但卻是片中重要的角色~ 雖然 久藏 沉迷在愛國思想和榮譽之中, 不時要求妻子拿剪報和勳章給他欣賞以作自慰, 但他暗裡卻受到昔日殺人擄掠的罪行纏繞而感到非常痛苦, 甚至因此自殘身體~ 這點良知是故事的關鍵 (也是導演的主觀願望?), 若說妻子是從實際生活的角度反對戰爭, 那麼丈夫便是從人性的角度反對戰爭, 因為戰爭對他人造成傷害而感到不安和厭惡~

“芋虫” 全片豎立鮮明的反戰立場, 但它的結尾卻頗讓人困惑~ 隨著日本天皇宣佈敗戰, 久藏 逕自爬到水中溺死, 顯然是因為敗戰的恥辱而自盡, 暗示他終究仍是軍國主義的信徒~ 電影隨後陳列出一大堆數字, 表示二戰時東京大空襲, 兩次原爆等重大事件中的死亡人數, 這些數字雖然明白地量化戰爭的禍害, 但似乎又回到大部分日本戰爭電影慣常那種以日本為中心的人文精神的主調, 只片面地陳列戰爭之害, 未有深思軍國主義思想與人民的關係, 與及日本在戰爭中作為侵略國的角色和責任~

若松孝二 在討論會中指出, 片中那位半瘋半癲的粗漢是導演的替身, 他在村民熱烈歡送家人上戰場時站在一旁挖鼻孔, 戰爭完結後則興高采烈地到處傳揚停戰的消息~ 這粗漢無疑是要諷刺當時盲目愛國的普遍人民, 但假如洞悉國民正走上歧途亦只是袖手旁觀, 那應該是可悲還是可恨?

8 comments to Caterpillar (芋虫, 2010)

  • 雖然這樣說對若松孝二不太公平, 但無疑增村保造的”清作之妻”和”赤色天使”對性與戰爭的描寫比較透徹.

    “芋虫”丈夫一角不可忽略. 丈夫的心理轉變, 我覺得反而是因為妻子迫他遊街示眾, 村民獵奇的目光, 令他開始不安和羞恥. 妻子愈加主動行房, 變相是女的強姦了男方. 地位逆轉令他想起昔日侵犯婦女的暴行. 倘若是導演的真正用意, 侵犯這種行為便極具諷刺性.

    丈夫自殺, 感覺上是他不想活, 多於敗戰的恥辱. 那個河中倒影, 似乎是他良心的最後存照.

  • 我倒覺得這套片的人物心理推演頗為緊密, 甚至係一人帶一段, 彼此追趕著對方的心理演變, 當中的互動很好看 (呢套戲唔係最好睇, 但好刺激我思維…)

    1. 妻子對丈夫變殘障當然不能接受, 想徇情, 阻止她的, 是她發現丈夫竟然還有生存意慾 (被她勒住頸時想小便), 然後他想要看那些勳章, 也說明那是維持他生慾的支撐, 然後, 妻子也試圖用這心態過活

    2. 丈夫開始想做愛, 然後變得苛索, 又吃很多很多飯, 妻子開始反感, 心態是(這個我覺得很重要): 以服務天皇那樣神聖任務為己任的人, 為什麼會像禽獸一般大口大口吃飯和瘋狂做愛??

    3. 爆發點係丈夫連妻子那僅餘的一小碗也要吃掉, 然後又是做愛, 妻子抓狂, 帶他穿上軍服出去示眾, 心態是: 你口口聲聲為天皇服務, 但其實只懂吃飯做愛, 帶你出去, 一整天百無聊賴就是坐著看著, 卻被人奉為「戰神」, 等你知醜字點寫

    4. 丈夫也明白這是何等荒謬, 之後有男丁去當兵, 他也不願出去以「戰神」身分參加當兵上路儀式, 妻子埋怨: 怎麼你連這唯一你可以做的, 有意義的事都不做?

    5. 其實丈夫已經想得比妻子通透, 有一幕, 妻子餵吃飯他不肯, 妻子先吃一口後他才肯, 他其實已經開始摒棄那種服務天皇, 自欺欺人的想法, 有一場講他嫌棄不甜的紅豆湯, 其實他只是投訴為什麼生活得這樣艱苦而已! (相反, 若然是有服務天皇的心, 吃一碗不甜的紅豆湯, 克服那難吃的感覺, 然後就可告訴自己這是為了天皇, 為了日本軍國。 這樣輕易達成的「任務」當然樂意完成! )

    6. 可惜, 妻子不解, 以為他還是老樣子, 而既然他不肯出去遊街, 那便只好主動要他做愛, 尤其當他不行的時候, 便越要欺侮他, 羞辱他!

    7. 這種欺凌, 強姦, 卻令丈夫對在戰爭中被他強姦的婦女產生同理心, 亦明白到戰爭只是人想放肆自己的禽獸行為的手段。 此一刻, 他受到兩種折磨, 一種是這一刻他被妻子肆意侮辱, 另一種是他為過去的所作所為受良心責備

    8. 終於他忍不住, 想尋死, 但妻子見到丈夫不斷掙扎、滾動身體、撞牆, 她只是感到, 她這樣壓迫丈夫, 迫得他這樣自殘, 自己又得到什麼呢? 「勝利」的 一刻, 也為自己帶來無限空虛, 得重新面對現實

    9. 想到這裡, 對於妻子不去尋死的原因, 我心裡有點分歧…但想了一會, 我覺得, 她還是不知道丈夫真的想死, 她以為丈夫只是被她羞辱到無地自容, 想逃又逃不掉罷了

    10. 丈夫的想法是: 以服務天皇為任務去打仗, 其實只是滿足了一已獸慾, 對他人帶來無限傷害、凌辱, 到最後, 服務天皇是虛幻的, 自己沒了四肢、傷害了彼方婦女、其家庭和自己的家庭才是現實… 而妻子沒有再去尋死, 是因為她自認是受害者

    11. 其實呢套戲都唔係真係要刻劃性同戰爭既關係, 性其實只是人性本能其中一個例子, 真正講既係, 人以偉大藉口、謊言去掩飾自己只是想滿足個人本能的種種惡行

    12. 丈夫尋死當然不是因為敗戰, 其實應該將他的死, 和故事完結後描述那些死亡數字一起看 (而不是當那些死亡數字單單是為了反戰): 二戰造成這樣的傷亡, 即是, 同時會有這樣數目的人飽受良心責難, 也會有這樣數目的人, 以受害者自居(妻子), 終於卻變成向他人施虐。 這是若松孝二口中所說的, 赤軍父母的一代。

  • re: Agnes
    我沒有全部看過 增村保造 所有關於戰爭的電影, 但看過的作品中他的觀點不很日本, 若要詳談細節的話要再看一次才行~

    你和ab_jj都提到 “逆向強姦引發同理心” 的想法, 這也有道理~ 但若要在嚴重傷殘這種極端的情況下才會反思和激發出一點人性和同理心, 那就可悲得很~

    丈夫自殺放在天皇宣佈敗戰之後, 很難相信是純粹巧合, 如果他不想活, 他在先前受戰爭記憶折騰, 或受妻子凌虐後也可以自殺~ 我直覺地認為那是因為宣佈敗戰後, 他一直以來的精神支柱 (即剪報和那些勳章) 頓時失去意義, 所以才刺激他去自殺, 所以上文說他 “仍是軍國主義的信徒”~

    re: ab_jj
    我跟你對兩位主角內心想法的理解不太一樣~ 我看妻子是 今村昌平 電影那種求生力極強的女性, 你在點1所說那幕殺人變成小解我也有很深印象, 立刻想到 “赤色殺意” 的肥妹, 自殺不成便立刻吃飯醫肚~

    因為妻子是求生至上的人, 我相信她不會自尋短見, 除非是出於要隨丈夫殉情這種世俗規則的原因~ 你指出 “以服務天皇那樣神聖任務為己任的人, 為什麼會像禽獸一般大口大口吃飯和瘋狂做愛??”, 這點在你的解讀中很重要~ 但可以想像, 丈夫在參軍前應該已是一樣霸道的男人, 同樣在大口大口吃飯和瘋狂做愛, 妻子還不是同樣忍氣吞聲地撐過去~ 現在的改變在於, 丈夫的傷殘給妻子提供一個反抗的機會, 讓她醒覺丈夫原來是戰時饑荒求生路上的絆腳石~ 此外, 丈夫無助的處境, 亦是要從最基本的生存角度嘲笑功勳和榮譽的無用~

    如上面回答Agnes提到, 丈夫自殺放在天皇宣佈敗戰之後, 很難相信是純粹巧合~ 你認為丈夫早在喝紅豆湯一幕已有覺悟, 開始摒棄服務天皇的想法, 但我看他由至終也沒有完全摒棄這種想法, 他被妻子凌辱, 被戰時回憶恫嚇, 中間或對之有所動搖 (如抗拒遊街), 但最終沒有徹底的改變~ 如果他真有所覺悟, 敗戰後他應該感到高興, 而不會去死~ 電影中重要的一幕沒有出現, 就是妻子和村民得知丈夫死後的反應~ 我一直在想, 如果這幕拍出來導演會怎樣安排~ 又, 你認為他尋死的原因是甚麼?

    點12你說「同時會有這樣數目的人飽受良心責難」, 這一點就是我上文提到 “導演的主觀願望”~ 看過走訪日本二戰軍人的紀錄片都知道, 日本老兵大都對昔日的罪行沒有多少悔意, 就是日本對戰爭的官方態度亦比西方侵略國含糊得多~ 假定這些人飽受良心責難, 反而是避過討論這種扭曲的愛國思想如何徹底荼毒人民~

    之後你提到妻子「以受害者自居」, 這一點我是同意的, 這也是大部分日本二戰電影的主調, 它們大都把鏡頭放在戰爭的苦難之中, 然後人文地訴說侵略和被侵略的都是受害者, 把一些根本的問題避過不談, 把人民和當權者完全割裂~

    看過兩位的留言後, 我換個角度想, 丈夫這角色或許就正正代表著 若松孝二 眼中軍國主義和天皇的形象: 對人民沒有實際貢獻卻被奉為神, 還會要求人民臣服和不斷供給~ 那麼他最終在水中自殺一幕, 便是象徵性地表達這種思想應該隨著敗戰而陷落~

  • 我覺得其實丈夫是否因為敗戰, 一切都失去意義而尋死…冇乜所謂, 因為呢個point o係整部戲既心理推演上…都算係最沒insight既地方, 哈哈

    其實我有D覺得我的解讀有點創造性, 有點增加左套戲既insight的, 哈哈…..比如你說丈夫根本一直以來都橫蠻霸道, 返黎之後都霸道, 絕對講得通, 但在分析上就沒那麼有趣

    其實我覺得丈夫走到最後的心情, 跟妻子在最開初是一樣的
    即是說, 一個沒有受到天皇精神所影響的人(不論是信奉或者自認是受害人), 面對這個處境, 生存沒有尊嚴, 尋死是正常決定

    最後, 丈夫既不信天皇, 因他明白這只是他滿足自己慾望的藉口
    但他也不自認是天皇精神的受害者

    妻子在開初也是一樣的, 她想殉情純粹是因為丈夫變成殘廢, 僅此而已, 而沒有什麼天皇不天皇的考慮在裡面, 但之後, 她被染污了

    拉開D講, 呢D批判舊思想既電影當然好多, 自日本新浪潮以來就不絕, 雖然不少我都由衷佩服, 但我總覺得舊電影更令人感動, 儘管他們的思想好像落伍, 不切實際, 或傻

    但我總會被那種純粹的, 人的品質所感動, 而不是因為他們聰明, 擅於思辯、批判, 分析透徹

    這點在現實生活中, 要黎睇人都好適用

  • 我有個疑問:久藏的回憶有強姦民女後,在同一個閣樓身陷火海的場景;難道那才是他失去四肢的真正原因?陸軍可把身旁的焦屍當成敵人編故事呀。

    當然,也可能是徒手搏敵在前,不久他就身陷火海了。

  • 增村保造的確很不日本. 可以咁講, ”清作之妻” 和”赤色天使”根本不志在反戰, 只是透過題材去討論女性的生命力.

  • re: ab_jj
    也不是說你的分析不對啦, 只是我覺得那點 insight 有點過於理想化而已~

    “但我總覺得舊電影更令人感動, 儘管他們的思想好像落伍, 不切實際, 或傻”, 嘿嘿, 那就近似現在所謂的 “真心膠” 吧~ 舊電影總是比較直接, 但比對當下就像一個遙不可及的過去~

    re: 黃力/肥力
    你的想法有點陰謀論, 不過殘障的真正原因為何也沒關係吧, 反正連 久藏 自己也相信是為國捐軀了~

    re: Agnes
    說的也是~ 不知道他的作品中還有沒有其他關於戰爭的電影呢?

  • [...] 芋虫(キャタピラー/Caterpillar) - 9/N.A. - 看完電影,直覺是部傑作,但影友gar~*卻對此片有些保留。讀過他的評論,同意電影仍以日本為中心,對性與戰爭的描寫不夠透徹,電影到最後羅列的一埋死傷數字,都只是日本人的,沒有「持平」地顧及其他國家因為太平洋所受到的傷害。這的確是一種缺失,但我覺得還算可以接受,寧願電影野心不要太大,專心面向日本觀眾。導演來參加放映,言明拍此片是因為日本人已開始忘記了這場戰爭,年青一代甚至不知道日本人曾在中國東北成立過滿州國,他在意的是「無知」的日本觀眾,他甚至希望電影能激起右翼份子的反對,從而令更多人看到此片。可能我本身的口味就是偏向比較今村昌平那類大大洌洌的風格,我很欣賞導演那種完全不給面子當場撕破假面具的勇氣。軍國主對奉軍人為英雄偶像,但現實中他們不過是條下賤的芋虫(毛毛蟲)。今村昌平的遺作是11個導演的短片結集《11′09”01 – September 11》,他拍的正正也是一條趴在地上的芋虫。 [...]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