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Comment

Archives

Testament of Orpheus, the (奧菲爾的遺囑) [1960]

the Testament of Orpheus (奧菲爾的遺囑) [1960]

導演
Jean Cocteau
演員
Jean Cocteau
連結
imdb link

 

 

簡介
一位十八世紀的詩人穿越時空來到現代, 為了追尋一位科學家所研究的神秘子彈~ 子彈總算找到了, 槍聲一響, 詩人應聲倒地, 但他卻沒有就此死去, 更穿著現代的服飾重生~ 重生後的詩人在路上遇上各式各樣的古怪人物, 與從前參演其電影作品的 Cégeste 相遇, 又接受了他電影作品中兩位角色的審判, 歷盡百般匪夷所思的奇怪異事…

 

評語
“the Testament of Orpheus” 是法國全能藝術家 Jean Cocteau “Orphic Trilogy” 三部曲中的最後一部, 先前兩部作品分別是 “the Blood of a Poet” (詩人之血) [1930]“Orpheus” (奧菲爾) [1950]~ 綜觀這三部作品, 首兩部曲之間的關係不太明顯, 本片卻同時像是前兩部作品的續集: 它一方面繼承了 “the Blood of a Poet” 超現實的電影風格, 並探討藝術家創作的心路歷程; 另一方面它又大量提及 “Orpheus” 中的角色和情節, 甚至把該片幾位角色原汁原味地搬到片中 (如本片開始時便播放了 “Orpheus” 的結局), 展開一場演員 vs. 導演的對質~

電影的名稱全名英譯為 “the Testament of Orpheus, or Don’t Ask Me Why”, 導演似乎早已知道觀眾定會對片中好一大堆超現實情節問個究竟, 所以早早說定一句 “don’t ask me why”, 以免觀眾一邊看戲一邊嚷著問 “為甚麼”~ 事實上, 在戲中粉墨登場當主角的導演, 自己也反覆提出一連串 “為甚麼” 的問題, 連為他引路的 Cégeste (Edouard Dermithe 飾) 亦對之感到煩厭~ 彷彿詩人的思維和感興根本無從解釋, 再花力氣追問也純屬徒然~

在電影一開始, Jean Cocteau 說明了他拍攝這部電影的目的: “my film is just a strip-tease show where l take off my body to reveal my soul.”~ 這電影是 Cocteau 自己對 “導演” (甚至可推展至 “詩人” 和 “藝術家”) 這種超然身分的反思, 這正好反映在電影中段, Jean Cocteau 接受自己的電影作品 “Orpheus” 中兩位角色 (公主和 Heurtebise) 的審判之中~

藝術家的罪名是甚麼? “accused of innocence”, “accused of trying to enter illegally a world not your own.”~ 在那場精彩的審判中, Jean Cocteau 試圖 (很抽象地) 解釋導演為何創作, 導演與所創作的電影人物有甚麼關係, 電影的本質, 藝術家反叛破格的天性等等~

“the Blood of a Poet” 裡, Jean Cocteau 暗示藝術家會從四方八面吸取創作靈感; 他在本片中提及的創作材料只更加廣泛, 包括他自己的電影 “Orpheus” (這自然是取材自希臘神話), Penelope, Sphinx 和 Oedipus (同樣來自希臘神話), Tristan 和 Isolde (英國圓桌武士傳說), Judith 和 Holofernes (聖經次經猶滴傳), Lazarus, Martha 和 Mary (新約聖經路加福音)…

電影其中甚為惹笑的一幕, 講述 Jean Cocteau 嘗試在畫布上畫桌上的大紅花, 但卻竟變了畫了自己的樣貌~ 在此, Jean Cocteau 暗示了藝術家與藝術品的關係, 正是前者對事物的個人詮釋和理解, 畫家畫的花之所以成為藝術品, 不單純因為花本身的質素, 更因為它經過藝術家的眼光而呈現出與別不同的美態~

像 Jean Cocteau 早在 “the Blood of a Poet” 描寫的詩人一樣, 偉大的藝術家是永生不死的, 他的作品亦將永遠被後世所傳頌, 這在片中 Cocteau 兩次死而復生的場面中很具象清晰~ 是故, Jean Cocteau 在那場審判中最終被判罰 “永生之刑” (“condemns you to the sentence of life”); 而他在大殿內被長矛刺穿身體後, 惹來一班平民和名人來憑弔, 最後又再次復活~ 無論生前和死後均被世人注意和討論, 這就是藝術家不能逃避的 “詛咒”~ 這種點子若是出自蝦兵蟹將之口自然如夜郎自大, 但現由好像 Jean Cocteau 般的天才提出, 觀眾也只好乖乖給他寫一個 “服” 字吧~

“the Testament of Orpheus” 可能是 “Orphic Trilogy” 中最艱澀難懂的一部, Jean Cocteau 在電影最後也說道: “If you didn’t like it, I’m sorry, for I put all into it, like all the workers of my team.”~ 即使你不喜歡本片也好, 這部以超現實風格進行 “director on director” 式的自我剖白的電影, 絕對是很獨特, 很能激發思維的觀影體驗, 也是進一步認識 Jean Cocteau 這位二十世紀藝術家的大好機會~

[ 8.5 ]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