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Comment

Archives

White Ribbon, The (白色恐懼, 2009)

the White Ribbon (白色恐懼, 2009)

導演
Michael Haneke
演員
Christian Friedel, Leonie Benesch, Ulrich Tukur, Ursina Lardi, Burghart Klaussner, Maria-Victoria Dragus, Leonard Proxauf, Rainer Bock
連結
imdb link
www.thewhiteribbon.co.uk

 

 

簡介
一次大戰前夕, 德國小村莊 Eichwald~ 農村 Eichwald 大部分居民都由當地男爵 (Ulrich Tukur 飾) 聘用, 在農田或磨坊工作, 過著簡樸的封建式生活~ 一天, 村中醫生 (Rainer Bock 飾) 騎馬時墮馬受傷, 調查後發現有人設下陷阱, 但卻不知兇手是誰~ 此後, 村內接二連三發生多宗駭人聽聞的事件, 一位村婦在工作時意外身亡, 男爵的小兒被人虐打, 農舍又在晚上發生大火~ 這裡的居民表面純樸單純, 但暗裡原來各有隱私, 牧師 (Burghart Klaussner 飾) 家中一班孩子, 更常聚集起來似是有所企圖~ 村中的教師 (Christian Friedel 飾) 從學生口中得到點點線索, 嘗試解開這許多謎團, 但另一方面他正忙於追求男爵家中害羞率真的小褓姆 Eva (Leonie Benesch 飾)~

 

評語
“the White Ribbon” 副題為 “a German Children’s Story”, 描寫那些 “日後長大成納粹時代成人” 的德國孩子~ 它綜合了奧地利導演 Michael Haneke 以往在作品中經常探討的題材, 有如 “Code Unknown” (巴黎怨曲, 2000) 以橫切面的方式觀察社區內多個不同階級和背景的人物~ 片中談到 “Piano Teacher” (鋼琴教師, 2001) 那種因為長期受道德教條壓抑而爆發的巨大反抗力量, 又提及 “Hidden” (偷拍, 2005) 那種來歷不明, 打亂表面和平的威脅, 撩動人們內心一直潛藏的不安和恐懼~

全片以黑白拍攝, 佈置出頗高反差的效果, 多採用靜止的長鏡頭, 只在必要時才作必須的運動, 又常以正面近鏡捕捉人物平靜得幾近冰冷的面孔, 整體得出一種嚴肅而暗藏危機的不安感~ 故事設在一次大戰前夕的時代背景, 更令全片添上 “Time of the Wolf” (暴狼時刻, 2003) 那種山雨欲來, 災難將至的沉重氣氛~

電影從教師相隔多年後的回憶出發, 一開始便說明故事中有不確定或道聽塗說之處, 保持一定距離的觀察角度~ 片中確有很多從表面看不出究竟的疑問, 不只是一宗宗動機不明的暴力犯罪事件, 更因為一張張表面平凡樸素, 甚至忠實可靠的臉孔, 背後都藏各種不為外人道的秘密, 常以謊言掩飾內心的想法~ 片中還有不少刻意 “拒觀者於門外” 的鏡頭, 例如農婦屍體橫陳在房間, 牧師孩子們接受打藤刑罰, 醫生侵犯親生女兒, 及孩子們探訪智障兒等段落~ 這種處理手法一方面貫徹導演把暴力行為放在鏡頭以外的作風, 另一方面拒絕從全知的角度單向敘事, 要求觀眾參與想像, 推測及反思~

“The White Ribbon” 另一個反覆出現的主題, 就是看成年人, 以至小孩們如何尋找各式各樣代替品, 或以替代性的行為發洩內心積壓的情緒和慾望~ 例如農家少年破壞男爵夫人的菜田報復; 醫生失去妻子後與產婆和女兒發生不倫關係; 綁白緞帶在孩子身上作為犯罪和羞恥的標記 (很容易聯想到納粹時代纏在猶太人身上的臂章), 連牧師的小兒子也把自己心愛的鳥兒送給爸爸, 作為被殺鳥兒的代替品~ 至於村中發生的多宗神秘案件, 也可視作牧師家中那些長期受嚴格管束訓導的孩子們, 宣洩積存心中負面情緒的方法~ 這種尋找弱者作發洩對象的作風, 從成人傳到小孩, 也從家庭推展到村莊以至國家~

導演在訪問中談到, “The White Ribbon” 所描寫的社會現象並不只限於德國和納粹主義, 而是廣義地指向當人們長期受到壓抑和社會的羞辱, 便會容易投身於極端思想和行為, 漸漸讓恐怖主義萌芽的現象~ 在扭曲的環境下, 牧師家的孩子們固然變成天使面孔的惡魔, 但即使是身旁不願同流合污或無辜的人, 也會身受其害: 管家的女兒得知各種害人計劃後, 只敢推說是夢境 (另一種替代的發洩方式); 男爵的兒子, 產婆的智障兒, 初生嬰兒等不懂反抗的弱者, 便成為被襲擊和傷害的對象~ 當這種極端思想勢力不斷聚集, 擴展至國家的層面, 所引發的戰爭便會禍害到更多不同國籍和種族的人民~

愛情在 Michael Haneke 的電影一向是虛妄無用, 甚或扭曲變態, 但在這裡卻竟能排除萬難修成正果~ 教師和 Eva (大概也有夏娃之意) 雖然身處腐敗的人群之中, 亦曾身受其害, 但仍能一直保持純真清白, 是導演在作品中罕有透露的一線希望~

10 comments to White Ribbon, The (白色恐懼, 2009)

  • I like your blog very much ! Very professional and unique.

  • 大陆这边的译名是《白丝带》,呵呵,看了导演的名字才反应过来。香港可以公映的吧?我们这边就只有看牒啦。

  • 睇到男主角同eva完滿結婚,真係好唔慣

    另外我好欣賞haneke電影(尤其係white ribbon同cache)既敘事法,睇落去有類型片(such as thriller)既框框,但係故事謎底往往好動態,可以有好多個解讀

  • re: Almaz
    thanks~! hope you’ll come back and visit often~* =]

    re: visiter
    香港, 中国大陆和台湾的译名往往各不相同, 也真让人头痛~ 大陆通常是直译,香港通常会改头换面, 各有各的长短吧~ 香港方面应该会在稍后公映~ 网上流传的screener版本也有看过, 不过画面好像太暗太黑~

    re: celt
    嗯, 你說的也是, Eva 那個角色是出奇地天真無邪~ 我看結婚那一幕有點像 大島渚 那些儀式, 表面是個喜氣洋洋的聚會, 但其實人人心裡都各自有鬼~

    Haneke 一直強調要觀眾主動 “參與” 電影, “cache” 和 “the white ribbon” 其實已提供了很多線索 (但當然解讀方法可以有很多), 他早期的電影往往連問題也很含糊…

  • gNo Gravatar

    Eva’s role maybe somehow represented other types of observers or non-participant in that situation, while the teacher was an active one as an outsider. Their marriage seems to be part of the history, some who were living normal and simple life, in big contrast to those emotional sacrifice & suppression seen in the village, didn’t appear to be disturbing though.

  • re: g
    true, but the question is, can anyone be as innocent as Eva at a time like this? that’s why the romance and wedding between the teacher and Eva seems almost surreal in the story~ in a world full of monsters, the normal people become the outcast~

  • 在戲院看了兩次, 才發覺第一次看時看漏了很多情節… 到最後那產婆在請求借車, 是不是那醫生搶走了她的呆兒而她要去找他一家呢??

  • re: 心苗
    那產婆借單車是因為她要到鎮上去報警, 她說她的呆兒說出誰是傷害他的兇手, 但產婆始終不肯說兇手是誰~ 至於呆兒的下落, 還有他到底是否醫生和產婆的私生子, 這些都沒有明確解釋噢~

  • 有D失望……比較好睇既係一D對話場面…上下風隨時逆轉

    至於那段姻緣, 之所以成功, 最重要體現在他們騎馬車到郊外一場戲……eva無論如何都不想野餐, 老師就算自問只是出於好意, 最後也不堅持己見。 畢竟, 不是你認為好的, 就應該強加諸別人身上

    但那些報復、爆發場面…感覺上有點理所當然

  • re: ab_jj
    相比起之前的作品, 今次的真兇似乎已是呼之欲出, 在故事上是少了點懸疑性和查找多層含義的趣味, 似乎說得少一點會更好~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