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Comment

Archives

Short Film About Killing, A (殺誡) [1988]

A Short Film About Killing (殺誡) [1988]

導演
Krzysztof Kieslowski
演員
Miroslaw Baka, Krzysztof Globisz, Jan Tesarz
連結
imdb link

 

 

簡介
波蘭某城巿街上, 一名青年漫無目的地在街上遊走, 他把石子從天橋丟到馬路, 他特別留意周遭的小女孩, 他的袋子裡藏著一綑繩索… 那邊廂, 一名的士司機冷眼看世界, 他在清洗車輛, 他刻意拒載, 他響號把小狗嚇跑… 再看別處, 一名青年應考律師面試, 他被問及想當律師的原因, 他闡述法律和懲罰的意義, 他最終成功獲聘… 命運教這三個各不相干的人走在一起: 一個殺人, 一個被殺, 一個阻止不了殺人的被殺~

 

評語
此片原是波蘭大導奇斯洛夫斯基 (Krzysztof Kieslowski) 電視劇系列 “the Decalogue” (十誡) [1988-1989] 中的第五誡 “Thou Shalt Not Kill” (勿殺人) [1988], 後來剪輯成這個84分鐘的加長版, 並命名為 “A Short Film About Killing” - 一個非常簡單貼切的名稱~

這是一齣使人如坐針氈的電影, 甫開始便已令人非常不安: 一隻老鼠在一灘水中死掉, 一班小孩子把一隻貓兒吊死~ 往後差不多半句鐘, 電影以交叉剪接穿插交代三位人物的故事, 卻沒有交代其行為背後的動機, 在觀眾心中製造了一大堆疑團~ 而拍攝各人物時, 攝影機往往加上濾鏡, 把部分的鏡頭遮掩抹黑, 人物亦不時從小孔中窺視世界, 營造出一種強烈的局促感, 亦反映出戲中人與所身處社會的隔閡~ 導演這一切巧妙的處理手法, 處處暗示了山雨欲來的凶兆~

“the Son’s Room” (生命中的最痛) [2001] 的影評中, 我提到該片 “重新給予死亡原來應有的重量”, 以相同的說法, 此片仔細地描寫兩次殺人的過程, 則無疑賦與 “殺人” 這罪行沉重無比的重量~

青年 Jacek (Miroslaw Baka 飾) 謀殺的士司機 (Jan Tesarz 飾) 一段, 以極細緻的長篇幅交代, 雖然畫面算不上很血腥, 但卻是我看過最令人不安的殺人錄像之一: 導演從很微小的細節 (糾纏中甩掉的鞋襪, 臨死前的乞求等), 反映出的士司機絕望中的痛苦掙扎; Jacek 在殺人過程中的精心計算 (待司機走出車才襲擊以免弄污車廂, 以布包頭防止血污染地等), 以及反覆置人於死地的狠心, 則把殺人這行為的殘忍可怖, 原原本本地呈現在觀眾眼前~ 電影對第二次殺人 (死刑) 的描繪同樣細緻: Jacek 激動地親吻神父手背, 臨行刑前突然的反抗, 微細至吊死時從身上流下的穢物… 觀眾看見的不止是殺人, 而是 “人” 這種動物面對死亡時身體上的痛苦反應, 與及被死亡征服時心理上的恐懼和無助~ 值得留意, 兩位死者被殺時都被蒙住雙眼, 他們連看清自己死亡的機會也沒有, 更顯出死神來臨時的專橫和突然~

在電影一次非法殺人和一次合法殺人的寫實描繪中, 導演間接地提出了一個議題: 有可能合理地殺人嗎? 世上是否有應該被殺的人? 的士司機平時冷漠不仁, 立壞心腸捉弄別人, 明明是個不值得同情的傢伙, 但這些惡行足以使他被謀殺的遭遇合理化嗎? 導演選擇在 Jacek 臨終前透露他的身世, 道出他孝順善良的一面和多年前背負的不幸, 頓時為這位冷血殺手添上幾分溫情, 那麼這位本質不算太壞的少年又應該就此被處決嗎?

引申下去, 問題幾乎變成對死刑的爭辯~ 律師 Piotr (Krzysztof Globisz 飾) 在法庭上作出一段被法官稱為 “近年最出色反對死刑的申辯” (雖然這辯詞並沒有出現在電影之中), 但即使有最好的辯詞, 定明 “殺人者死” 的誡律依然無可動搖~ Piotr 舉出聖經中第一位殺人犯該隱為例子 (他殺死了弟弟亞伯), 說明懲罰並不能使人改過和遠離罪惡~ 假如法律和懲罰的作用如 Piotr 所言是阻嚇式的, 有需要以死亡作懲罰嗎? 誰又有權定下這種奪人性命的規條? 看行刑官行刑時的冷靜理智, 這種機械式的殺人過程, 甚至比先前的謀殺場面更加恐怖~

細心看看, 電影的整個故事就像與最初一幕互相呼應: 若果老鼠是被貓兒殺死的話 (需知貓其實並不愛吃老鼠, 往往只為玩樂而殘殺鼠輩), 那麼小孩子們 “伸張正義” 吊死貓兒又是否合理? 若然我們不認同小孩子們的行為, 是否又應同樣反對在社會上實施以公義為名的死刑呢?

像奇斯洛夫斯基許多作品一樣, 命運和機遇是本片中一個很重要的元素~ Jacek 隨機地選擇殺害的對象, 假如他坐下來畫個肖像, 好好喝完一杯咖啡, 明白途人問路的說話, 又或是他的妹妹沒有意外身亡, 結果很可能會不一樣~ 同樣地, 假如的士司機願意接載夫婦或醉漢, 他也自然會逃離死神的魔掌~ 這故事彷彿是許多偶然配合下不可能出現的 “巧合”, 但 “現實” 何嘗不是更多人, 更多抉擇下的產物呢?

“勿殺人” 是十誡中神聖不可侵犯的誡律, 但為甚麼不可殺人? 為甚麼某些法律制度又容許合法地殺人? 這些都是恆久爭論不休的命題吧~

[ 9 ]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