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Comment

Archives

Land of Plenty (迷失天使城) [2004]

Land of Plenty (迷失天使城) [2004]

導演
Wim Wenders
演員
Michelle Williams, John Diehl, Wendell Pierce
連結
imdb link  

 

 

簡介
Lana 出生在一個傳教士家庭, 自小在非洲長大, 及後在以色列城巿特拉維夫 (Tel Aviv) 接受教育~ 20歲的她, 今天帶著一籃子希望和信念回到祖家美國, 卻看見洛杉磯這天使之城幽暗的一面~ 她的叔叔 Paul 是越戰退伍軍人, 目睹911慘劇後深受打擊, 終日在街頭駕著改裝的客貨車監視可疑人物, 暗地裡保護他熱愛的祖國~ 一宗街頭槍殺案, 背後隱約蟄伏著恐怖襲擊的殺機~ Lana 和 Paul 決定用自己的方法去追查真相, 以自己的方式表達對國家的熱忱~

 

評語
911事件激發了世界各地不少導演以之作為拍攝的題材, 但坦白說, 我倒沒看過多少齣相關的電影~ 似乎是對這類電影有一種預設的抗拒感, 總害怕導演會把這驚天災難作感性煽情的描寫, 非要悲天憫人一番不可~ Wim Wenders 這部以數碼錄像拍攝的新作同樣以911為題材, 展示了受恐怖襲擊後美國的人與地~ 雖然 Wenders 間中亦有加入略為煽情的場面, 幸好他沒有太多口水和教訓, 成功以他獨特的風格拍出一部很不錯的作品~

電影以很傳統的對比方式, 闡述兩種各走極端的思想~ Paul (John Diehl 飾) 是極端的愛國主義者, 他的思想從 “國” 出發, 時時刻刻保持警覺和防範, 對外族滿有偏見和敵意, 即使越戰時身受橙劑 (agent orange) 所害, 也全無打擊他的愛國情懷~ 年輕的 Lana (Michelle Williams 飾) 則是超樂觀的人文主義者, 她的思想從 “人” 出發~ 她在不同的文化中長大, 對人間和平抱有樂觀的期望, 並著手從人與人之間開始, 建立信任互愛的關係~

無可否認, 兩者都是帶點誇張的極端, Lana 像是純真的天使, Paul 則像是神經過敏的偏執狂, 他們幾乎不像是現實世界裡的人物, 而是兩種抽象而相對的意識形態~ 此二者之間的矛盾, 亦由中東人在街頭被槍殺的案件起, 演變成 “國” 與 “人” 之間的衝突~ 導演借中東人之口道出一句 “my home is not a place, it is people”, 指出 “人” 才是社會組織中最基本的單位, 即使沒有國家, 每個人本身已有最寶貴的存在價值~

導演又在結尾中提出, 外國對美國的仇視與及美國對外國的防範, 已幾乎到達一種反射性的, 非理性的排外主義~ 假如要改善美國在世界各國人們心目中的形象, 必須先放下一切偏見, 試圖像 Lana 一樣從 “人” 的角度嘗試去溝通和了解對方~ 這聽起來很童話很理想化, 嗯, 但現實也大概是這樣吧?

像許多導演一樣, Wim Wenders 明顯也是反戰的和平愛好者, 但他也沒有把戰爭的罪名怪在美國平民身上~ 從 Paul 全副武裝潛入民居一幕, 導演暗裡把矛頭指向美國總統布殊和傳媒的大肆渲染, 而 Paul 醉酒夢話一幕則把矛頭指向美國多年的戰爭傳統~ 這種論調跟 Michael Moore 的 “Fahrenheit 9/11″ (華氏911) [2004] 倒有點相似~ 美國人作為被動的資訊吸收者, 就像攤在床上的老婦一樣, 任由電視上的資訊薰陶, 卻沒有想過接收別的消息或從其他觀點角度思考問題~ 因此, 正需要像 Paul 一樣的人來主動給電視狠地拍一下, 讓人們覺醒這世上還有其他資訊和可能性~

電影雖然有政治材料, 但卻不是 “Fahrenheit 9/11″ 式的挖苦, 也不是 Noam Chomsky 式的講課~ Wim Wenders 一如以往, 成功在石屎森林中描劃出塵的畫面 (Lana 在天台跳舞一幕), 大量的流行曲配樂 (Thom & Nacht, Travis 等樂隊的歌曲), 則營造出緊貼現況的現代感~ 此片的名稱其實亦取自 Leonard Cohen 2001年大碟 “Ten New Songs” 中結尾的同名歌曲~ 此曲歌詞中唱到 “for what’s left of our religion / i lift my voice and pray / may the lights in the land of plenty / shine on the truth some day”, 是歌者對上天真誠的冀盼~ Wenders 面對現時美國局勢, 甚至貧富差異等社會問題, 似乎也只得虛心地向上天禱告 (可見於 Lana 誠懇地祈禱一幕), 期望上天予人力量改變殘酷的現實~ 是樂觀? 是無助? 也許兩者皆是, 不過可以肯定, 這些訴諸宗教的場面是電影最煽情, 亦教我看得最不是味兒的時候~

我看最教人痛心的, 倒不是電影指出了美國的弊端或要害 (畢竟這電影只是一個觀點, 並非絕對性的答案), 而是大部分人的確就像戲中攤在床上的老婦一樣, 被主流電影淹沒, 根本沒有察覺到這電影的存在~ 這電影在香港只於一家戲院上映, 在美國也只在小型戲院找到檔期, 也別說是要支持還是批評導演的論點了~ Wim Wenders 也算是當代影壇中的一路人物, 但他的話到底多少人會聽得見? 這是否代表了電影這藝術媒體在現世不幸的慘況?

[ 7.5 ]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