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Comment

Archives

Mourning Forest, The (殯之森, 2007)

The Mourning Forest (殯之森, 2007)

導演
河瀨直美
演員
尾野真千子, Shigeki Uda
連結
imdb link
www.mogarinomori.com

 

 

簡介
現代, 日本奈良縣東部山區~ 在一家名為 “杜鵑” 的療養院中, 住了一班患有輕度痴呆症的長者, 當中包括33年前失去妻子的 Shigeki~ 另一方面, 新近入職當看護的少女真千子 (Machiko), 心裡也埋藏著說不出口的喪子之痛~ 二人在相處的日子中漸漸靠近, Shigeki 後來更背著大背包, 跟真千子一同到山上尋找妻子的墳墓~ 因為車子在路上拋錨, 二人輾轉流落在人跡罕至的山區森林~ 電話接收不到訊號, 又遇上大雨, 兩人逼不得已在野外露宿一宵~

 

評語
河瀨直美的新作 “殯之森” 開始不久, 以一個遠鏡看著一列綠林中的送殯隊伍徐徐前進, 不期然讓人想起另一位日本導演是枝裕和的處女作 “幻之光” (Maborosi, 1995) 一個類似的鏡頭~ “殯之森” 同樣是一部探討生存和死亡, 題材非常沉重的電影, 但有別於點出生命神秘而不可知一面的 “幻之光”, 河瀨直美似乎更著眼於未亡人活著的當下~

“殯之森” 很多時候以很簡單, 很直接的手提方式拍攝 (特別是森林之旅一段), 手法談不上怎麼獨到, 跟是枝裕和那種精心設計互相呼應的視覺處理方法大大不同~ 事實上, 視覺元素只是 “殯之森” 點出的感官描寫之一, 其他感官在片中亦佔有很重要 (甚至更重要) 的地位~ 另外, “殯之森” 只道出一個非常簡單的故事, 大大減弱了一般電影強調的敘事性, 甚至沒有用上任何回憶片段交代兩位主角從前與至愛相處的片段, 只嘗試以種種感官上的描寫 (而非複雜的劇情) 來捕捉/表現人物內心的感受~

初段在療養院中一幕, 電影借方丈之口說出 “活著” 的兩種意義: 第一種是物理性的存在, 第二種則是擁有 “活著” 的感覺, 明顯後者才是河瀨直美關心的焦點~ 老套一點說: 活著, 就是感受生命~ “殯之森” 的故事雖然非常簡約, 但在感官上的描寫倒是非常豐富: 用眼睛細看大自然漂亮的景色和山野間小昆蟲的活動, 用耳朵聆聽樹葉被風吹動的聲音和清脆的風鈴聲; 用舌頭感受新鮮西瓜的甜美, 用身體感受夏日灼熱的陽光… 這些都可視作上述 “活著” 第一種意義的證明~

然而, 更重要的是, 這些感官刺激更往往表達人與人之間深厚的情感, 這些則是 “活著” 第二種意義的證據: 別人或輕聲的慰問或合唱生日歌, 都出於善意的愛護; 以自己的體溫替別人保暖, 展示著無私的關懷; 聽音樂盒簡單的旋律, 埋藏著舊日與愛人種種快樂的回憶; 眼角溢出的滴滴淚水, 意味著未亡人對死者深切的思念…

片中 Shigeki (Shigeki Uda 飾) 在房內幻想與亡妻合彈鋼琴一幕尤其富心思~ 明明是同一首樂曲, 雙人 (兩手) 彈奏時顯得愉快輕盈, 單人 (單手) 彈奏時卻頓變得孤單悽慘, 不用半句言語, 單憑聽覺已盡顯 Shigeki 多年來孤身一人的寂寞~ 此外, 電影序幕時播放哀傷版本的旋律, 結尾字幕時則播放足版, 也意味著 Shigeki 和真千子 (尾野真千子 飾) 在森林旅程中心理上所經歷的覺悟和解脫~

除了一對喪失親人的男女主角外, 河瀨直美的家鄉奈良也是電影中另一位重要角色, 就像紐約之於 Woody Allen 或 Winnipeg 之於 Guy Maddin, 那地方簡直有如導演的繆斯~ 鏡頭下奈良縣恬靜, 優美, 純樸的自然風光, 亦正好貼切地映襯著河瀨直美一貫對人情和感覺的含蓄描寫~

5 comments to Mourning Forest, The (殯之森, 2007)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