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Comment

Archives

真竊聽.假寬容?


still from “the Conversation” (竊聽大陰謀) [1974]

英國電影雜誌 Sight & Sound 剛出版的5月號, 以今年獲得奧斯卡最佳外語電影獎的 “the Lives of Others” (竊聽風暴) [2006] 劇照為封面, 內頁刊登了一篇由澳洲女作家 Anna Funder 撰寫的文章~ 這位 Anna Funder 正是早前一本探討前東德秘密警察事跡的非小說書籍 “Stasiland: True Stories from Behind the Berlin Wall” 的作者, 書中描述一些從前曾效力東德秘密警察組織的人物和當時曾受迫害的平民的事跡~

筆者早前曾經對 “the Lives of Others” 未見突出和刻意煽情的表達手法表示不滿, Anna Funder 則從歷史角度對此片作反思~ 她先是盛讚電影非常感人, 但其後則指出 Wiesler 的故事根本沒有可能在東德共產政權下發生, 而電影所展示的東德世界亦非完全準確~

就此, 作者引述 Berlin-Hohenschönhausen Memorial (東德秘密警察監獄紀念館) 館長 Dr. Hubertus Knabe 提供的一些原因~ 最重要的一點, 是因為秘密警察的分工非常仔細, 根本不可能存在一位有如 Wiesler 般的人物, 容許他一腳踢擔任教書, 竊聽, 打報告, 盤問等多項工作~ 而且, 秘密警察之間亦會嚴密地互相監視和告密, 單憑一人之力根本沒有可能隻手遮天地作出任何改變~ 再說, 秘密警察背叛組織的代價肯定是死亡, 而不是像片中被貶到地牢開信這樣便宜~

Funder 更進一步指出, 根據她對相關歷史的知識推斷, 那些秘密警察根本就不會想救人, 因為他們的良知早已被長期洗腦式的教育所蒙蔽~ 故此, 電影雖然以真實的歷史時代為背景, 但它卻是借一位不可能存在的虛構角色, 感性地陳述一個觀眾希望看見的 “藝術使人重生” 之夢, 與此同時低估了東德高壓政權非人化統治之恐怖~ 她又質疑, 導演為何不去同情那些被壓迫的平民, 也沒有深入描寫當時真正與當權者抗爭的異見份子, 反而選擇歌頌那些毫不值得表揚的秘密警察~

以上種種, 自然引伸至一連串相關的問題: 一部以歷史為背景的電影, 對歷史的描寫需要有多準確? 電影在向觀眾提供娛樂以外還要負上甚麼責任嗎? 是否只要能把故事說得娓娓動聽, 引得出兩行眼淚便屬佳品?

在哥普拉 (Francis Ford Coppola) 的 “the Conversation” (竊聽大陰謀) [1974] 中, Gene Hackman 飾演的竊聽專家 Harry Caul 一直自以為 (同時引導觀眾以為) 他受僱竊聽的一對男女即將遭人謀害, 但事情最終發展卻是出乎意料之外~ 哥普拉在此某程度上就是在玩弄觀眾的良知, 因為觀眾很自然會假設被竊聽的人就是受害者~ 即使故事情節中有含糊之處, 觀者也會用想像力和個人經歷來填補空缺, 令故事切合心中的期望~

“the Lives of Others” 的結尾最終沒有挑戰觀眾的期望, 倒是不遺餘力地實現一個浪漫感人的夢想~ 只是, 某些更可怕的真相似乎便隱沒在一片歌頌的聲音之中~

 

3 comments to 真竊聽.假寬容?

  • 這麼一來“the Lives of Others”是以什麼作電影的基調。是真實的歷史性?現在看來恐怕不是了。我倒想知道為何導演不真實地刻劃,而選擇不倫不類的拍攝一部這麼具歷史意識的電影。
    幸好有你的提點,要不然我會被一直蒙蔽。

  • 之前舒琪在明報係咁讚呢套戲,睇黎佢都只係用電影角度評述,真係聽完你講先知套戲的內龍去脈。

  • re: NUFC_Roy
    電影很容易教人直接把看見的東西當成事實, 但其實劇情片的製過程根本就很人工化~ 無論如何, 呢部戲幾乎叫得做 “為劇情需要而扭曲歷史” 又過分o左少少…

    re: dosss
    純以電影角度來說, 這種故事和編排也太煽情了吧…?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