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Comment

Archives

Bones (骨未成灰) [1997]

Bones (骨未成灰) [1997]

導演
Pedro Costa
演員
Vanda Duarte, Nuno Vaz, Mariya Lipkina, Isabel Ruth
連結
imdb link
www.madragoafilmes.pt/ossos

 

 

簡介
現代, 葡萄牙首都里斯本邊緣的貧民區~ 年少的 Tina 最近誕下一名男嬰, 但經手的窮男友卻不太願意擔上父親的職責, 唯有任職家庭清潔女工的鄰居 Clotilde 一直從旁相助~ 身無分文的男友抱著嬰孩在街上討飯吃, 多得一位好心女護士 Eduarda 路過時贈送食物~ 其後嬰兒得病入院, 幸而只是虛驚一場, 事後父親和嬰孩更暫住在 Eduarda 家裡~ Clotilde 找上 Eduarda 的家, 又自薦到那裡工作, 後來更讓 Tina 當替工~ Tina 此刻雖對嬰孩非常念掛, 但男友卻一心只想把孩子賣給別人…

 

評語
在一個連電影節也要播放大堆商業電影的年代, 葡萄牙導演 Pedro Costa 這種誠實樸素的電影確實是一個與別不同, 但未必人人受落的異數~ Pedro Costa 不會在片中加插大堆抽象的符號和比喻, 也聲言電影不應淪為心理分析習作, 他第三部長片 “Bones” 就以寫實的影像為基礎, 畢恭畢敬地描寫一些來自真實環境的人物, 影片從不要求觀眾膚淺的感動, 也不要他人以廉價的眼淚作回應~

相比起同樣以寫實手法講述一位年青父親賣子的 “the Child” (半熟爸爸) [2005], “Bones” 所呈現的故事 (表面看來) 平淡而冷靜得多~ 故事的情節初看時幾乎是含糊不清, 鮮有表明角色的動機, 人物之間的關係亦見曖昧, 戲劇性的部分被高度淡化, 其中一些上文下理甚至索性被略過, 中間只以極簡短的對話作交代~

Pedro Costa 淡化戲劇性的方法, 並不是其他當代導演那些顯眼的 “簽名式” 技法 (超遠鏡/超長鏡頭/刻意的無言), 而是起用 “做回自己” 的演員, 實地取材的場景, 平凡不過的故事, 並親身花上大量時間與演員們相處和溝通, 從而在劇情片中建立一種幾近紀錄式的樸實效果~

電影有不少近鏡和安穩的定鏡捕捉人物的面貌, 就像替他們描畫一幅幅活生生的畫像, 歛樸無華地觀察片中人未有宣之於口的感情~ 除了這些如為人物造像的定鏡外, 影片中很多鏡頭都隔著窗框, 或從狹窄的走廊或半開的門縫之間拍攝, 畫中人往往被限制在極狹窄的罅隙之中~ 加上貧民區狹窄而潮濕的小巷, 在微弱得幾乎連臉孔也看得不太清楚的晦暗照明之下, 直予人一種無形的壓迫感, 靜靜滲出該區貧苦的實況~

片中經常可見角色們開門/關門, 開窗/關窗的動作, 就像安坐在戲院的觀眾只能從遠處窺探這種鮮為外人道的低下階層生活, 他們有時開門讓外人前來探頭一瞥, 有時則關上大門不容他人騷擾~ 其中一幕, 講述 Eduarda (Isabel Ruth 飾) 獨自前往貧民區探望 Tina (Mariya Lipkina 飾), 二人的對話直被嘈吵的音樂聲蓋過 (英國樂隊 Wire 的歌曲 “Lowdown”), 觀眾只能從兩人的動作和表情猜想談話的內容~

在一次演說中, Pedro Costa 說偉大的導演都擅於引導觀眾的目光, 而電影就是一門 (把某些東西) “隱藏” 的藝術~ 無論從畫面, 情節, 人物情感等多方面來看, “Bones” 也正是一部隱藏多於表露的電影, 謙虛地以毫不鋪張, 簡潔精要的手法, 描寫/記錄一些生活的片段~

 

6 comments to Bones (骨未成灰) [1997]

  • 我思疑那天我又坐了在你旁邊而一直不知道。

  • 是太空館那場還是大會堂那場? 這套片我其實看了兩次…

  • 太空館,你坐在較前左邊近走廊位置吧。我跟著你離場是才見到你的背景。

    對了,昨晚也見你坐得很前看Climates。

    其實有兩三次也見你在通行證的隊中,太遠沒叫你。

    哈,要是你是漂亮女生又會變成很有緣份之類的幻想了。不過我好像極少在電影節見到漂亮女生,所以看電影也比較專心。

    說回這部電影,看的時候覺得挺悶藝的,不易入口。奇怪的是印象還一直留在腦海。

  • 來打個招呼。剛才你也是看 Syndromes and a Century 吧。

    《骨未成灰》,我看的也是太空館那一場。原來公園仔也是同場。

    由《骨未成灰》一路看到《回首向來蕭瑟處》,前後不過十年,卻看到 Vanda 日漸老去,印象尤其深刻。

  • re: 公園仔
    我習慣坐得較前一點, 坐得太後就像在家看影碟… 加上後面的座位通常都擠滿人, 坐得不太舒服~ 另, 從來都是自備女生來看電影的, 怎麼你要到進了場才找…?

    re: gucao
    你好~ “syndromes and a century” 比他從前的電影更加古怪, joe先生真是當代影壇的頭號myth-maker… “in vanda’s room” 裡面 vanda 不停吸毒和喪咳的樣子真的很嚇人…

    關於pedro costa的電影:
    假如沒有娛樂性=悶, 那麼 pedro costa 的電影確是頗悶的, 他所拍攝的東西跟娛樂扯不上邊~ 我看costa三部電影(還有講他拍片的”all blossoms again”)後較深刻的體會, 倒是他毫不忸怩的簡單手法和他對鏡前人物的尊重~ 他的電影不容觀眾簡單而感性地消化, 甚至不拘泥於 “藝術家自我表現” 一類問題, 拍攝者的地位不會比被攝者高, 也不要觀眾抱著紆尊降貴的心態來 “同情” 這些低下階層人士~

    另外, Costa 的電影常被拿來跟Jean-Marie Straub 和 Danièle Huillet 的電影相提並論 (特別是 “colossal youth” 那些誦讀式的對白), 最近找到一本講述Straub/Huillet德語電影的英文書的電子版本, 有興趣可以看看~ 又, Straub 和 Huillet 應該是從未正式結婚的…

  • 看 Pedro Costa,實在是一個很特別的觀影經驗。去年看 Jean-Marie Straub 和 Danièle Huillet 的電影時,也有類似的感覺。看著 Pedro Costa 鏡頭下的 Vanda 不停打針然後咳到嘔吐,那形象仍揮之不去。

    Syndromes and a Century 確是奇片,很玄,有不少畫面的構圖都很美。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